莫言的“仙气”\齐人

2013-05-0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被国人视为天上文曲星下凡,来他山东高密老家里参观拜谒的已有上万人,莫言家里的草,地里的菜,都给人揪去了,抠墙皮、挖砖块的也不少,据说就是想沾沾莫言的“仙气”。近日,莫言在北京大学参加活动时说:“我父亲打电话说,昨天老家又来了二百多人,真的受不了。但邻居们挺开心,我老屋那儿有摆书摊的、卖零食的,还有人卖盗版书的。”

      莫言是个文人,身上的 “仙气”也就是“文气”吧。所谓“文气”,指文章或作者所体现的精神气质。古人论“气”,即为某种构成生命、产生活力、体现为精神的抽象物,无形而无所不在。万物有了“气”,就获得生命活力,文章与文人也是如此。所以《文子.十守》说:“夫形者,生之舍也;气者,生之元也;神者,生之制也。”

      文贵有气,有了气,就有了魂,文章就生动起来,就能感染人,说服人,就能侧身佳文名篇,传之久远。先秦文章,有不羁之气,敢想敢说,勇于标新立异;两汉文章,有英雄之气,大义凛然,高屋建瓴,读来酣畅淋漓;六朝文章,有奢靡之气,辞藻华美,可见雕琢之功;魏晋文章,有玄虚之气,不拘礼节,读之有成仙得道之感;唐宋文章,文起八代之衰,有繁茂之气,纵横开阖、波澜起伏……歷代文章“气”各不同,但各有千秋,各具辉煌。再具体点,就说这四大名着吧,《三国演义》有纵横捭阖之气,《水浒传》有豪侠刀枪之气,《西游记》有鬼怪仙佛之气,《红楼梦》有缠绵脂粉之气,人物生动,情节曲折,大开大合,无不引人入胜。

      文人贵有气,有了气,就有了骨,就能特立独行,高树一帜,千百载文坛上都会有其位置。太史公,有耿耿正气,直言不惧斧钺,为文月旦千秋,终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李太白,有飘逸仙气,“酒入豪肠 七分酿成了月光 还有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苏东坡,有豪放之气,“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棹板,唱‘大江东去’”;柳三变,具婉约之气,“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周树人,有无敌硬气,以笔为剑,所向披靡,“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金人玉佛,天球河图,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它!”

      但是,“文气”不是沾出来的,否则,与李白朝夕相处的子女,与苏轼耳鬓厮磨的妻妾,与莫言同餐共饮的家人,都可能会因沾文气而文才过人,也成一代文豪。“文气”是养出来的,蓄出来的,悟出来的,磨砺出来的。高密出了个莫言,大伙都想沾点“文气”,其心可嘉,但抠墙挖砖之类,显然只是无知闹剧,你就是挖地三尺,把莫言家老屋都拆光搬走,也不会沾得一点“文气”。文曲星只欣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苦读苦研,只关照“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推敲琢磨,只赐福“板_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的踏实肯干,而这些都是莫言走过的人生轨迹,步步艰辛,可羡慕但难学,要不然,出身农家,貌不惊人,既无学歷,又乏靠山的莫言,为何会成为万千宠爱集一身的耀眼明星

      莫言的出名,让邻居都发了小财,乐不可支。可惜莫言的家人缺乏“市场意识”,倘若把莫言当年用过的东西都标价出卖,把老屋的一砖一石都待价而沽,再开发点“莫言萝蔔”、“莫言白菜”等,准能大赚一笔,既散发了“文气”,又充实了钱包,何乐而不为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