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政治化是港“不归路”\张定淮

2013-05-07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香港的反对派人士应放弃冷战式的意识形态的偏见,不要再纠缠过去的歷史旧帐;多从香港与大陆之间的共生性考虑,增加对中央政府的信任感;以动态的眼光观察内地的变化,从积极的方面去理解中央的善意;从整个国家和香港实际利益出发,以理性的态度去处理未来香港的发展问题。

      英国人统治香港的157年的绝大部分时间内,由于在政治上排斥华人,致使港人表现出明显的“政治冷漠”。《中英联合声明》发表后,港英政府茪漡磞璆H发展代议政治为核心内容的“政改”。这一民主目标的确立,激发起香港市民结社的意愿,相当数量的政治性团体应运而生,香港步入了政治化的进程。

      逐步走向城市政治化

      显然,香港的政治化进程并不主要是香港经济发展必然带来新的政治格局这样一种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结果,而是与香港回归这样一个重大事件相伴随,也与英国人试图使香港快速民主化,以阻扰中国在香港回归后的平稳治理的图谋相伴随的结果。从八十年代中期的立法局选举开始,到九十年代初期的政党的涌现,逐步形成了香港走向城市政治化的条件。

      对于香港起始于八十年代初的民主化进程,客观地讲,中国中央政府是密切关注的,因为这一进程与中央对于回归后的香港治理密切相关。由于“一国两制”政策是以解决国家统一为前提而使香港继续实行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加之始于八十年代中期的“政改”是符合香港实际的举动,中方并不表示异议,且在基本法制定过程中将这种“政改”的成果固定下来。不仅如此,基本法还将中英双方的“君子协定”,即除基本法规定的香港在1997年至2007年这段时期的政制发展安排外,不作其他政制变革考虑的内容也写进了《基本法》附件二。不过,在附件二中,中方对未来的香港政制发展做了切实的展望,并对实现这种“政改”作出了程序性规定。

      香港回归后,有人攻击中央政府不想在香港发展民主政治,并以中央对于香港的经济城市定位和强调“行政主导”作为理据来说明中央对香港政治民主化的担忧。然而,从上面所叙述的系列事实的逻辑来看,那些攻击是罔顾事实的。

      中央乐见港政治民主化

      新中国建立后,中央政府是否曾经明确表示过反对香港民主政治发展呢?的确有过。那可是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初期的事。因为根据英国在海外撤退的经验,它总是用所谓的“民主”来使准备撤出的地区发生混乱。正因为如此,中方明确警告英国人不能用所谓的民主手段来改变香港当时的现状。那么,中方为什么在八十年代中期到回归前,能够容忍和接纳英国人施展如出一辙的民主制度安排,并通过基本法的相关条文,肯定并展望未来的香港政制发展呢?因为在香港未来的地位和前景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其作为一个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特别行政区,是需要有不同的制度环境的。

      上述情况表明,中央对于香港的政治民主化不仅没有担忧,而是乐观其成。

      这不仅仅是一种因为实行“一国两制”而应该表现出来的克制和宽容,而且是一种对“一国两制”事业充满信心的表现。

      香港回归后,由于十分复杂的歷史和现实原因,香港呈现出某种程度的高度政治化趋向。少数不理性的反对派势力的代表人物罔顾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地位的事实,充分利用香港社会高度自由的环境,试图推动香港向荌物蚻F治化的方向发展。这是一种对香港社会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具体的表现有:以极端的民主思维对待政制发展问题;以冷战的意识形态观念理解“两制”差异;以泛政治化的观念看待、分析和解释非政治性的一切问题。在民主作为发展方向的确定前提下,高度政治化趋向对香港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稍加思考,我们就可以做出如下推断:

      慎防民粹主义制造暴政

      其一,它会使民主呈现出极端主义倾向──民粹主义,民主的工具价值会演变为多数人暴政,理性的声音受到压制。果真如此,作为一个好东西的民主就会在香港变为一种坏东西;其二,它会使香港社会不同政治力量之间形成尖锐对立,进而使整个社会呈现出某种动盪的特徵,在这样的环境中,资本会受到威吓,经济发展将会受到严重制约,香港就可能不香了;其三,在高度政治化的情况下,特区政府的作用会削弱。由于人们陷于无谓的争论,社会的交易成本会大幅增加,其结果是特区政府对社会的治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中央推出“一国两制”政策的目标是什么?一是要解决国家统一问题,二是要使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地区继续长期保持繁荣稳定,进而使之与国家主体一道为整个中华民族的復兴做出贡献。无论是从理性出发还是茞援韫憎茠漕井蚰h思考香港的未来,香港这个地方是万万不能走向高度政治化的道路的。为此,笔者奉劝香港的反对派人士放弃冷战式的意识形态的偏见,不要再纠缠过去的歷史旧帐;多从香港与大陆之间的共生性考虑,增加对中央政府的信任感;以动态的眼光观察内地的变化,从积极的方面去理解中央的善意;从整个国家和香港实际利益出发,以理性的态度去处理未来香港的发展问题。请切记!   作者为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副主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