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官正撰文感恩社会

2013-05-08 04:25:04  来源:大公报

    

      图:吴官正夫妇\资料图片

    

      【本报讯】5月7日,《中国青年报》在感悟人生板块刊登了吴官正发表于2009年3月份的原题为《毕业证书上的照片》的文章,文中详细回忆了其整个青少年时代的求学歷程,“5张毕业证书上的照片,印记了我艰难的漫漫求学路,印记了党和政府对我的恩情,印记了求学路上恩师与同窗的关爱。”

      5张毕业证书,40年前我很珍视对它们的保管,藏在木箱底层,上面放了些书和当“礼服”穿的的确凉衬衣,以及一条半新不旧的茄色裤子。退休后,闲来无事,不知怎的,又想起它们,拿出来看看。

      小学毕业证书上的照片,脸部是皮包骨、棱角清晰的孩子相。一天,我下定决心,“偷”了米,到学校报了名。后来父母无奈地说:“实在没钱,家里人多劳力少,还去读什么书?你不听,我们也没法。”

      求学一路幸得各方资助

      初中毕业证书上的照片,脸还是那样瘦、那样黑。这张毕业证书得来可真不容易啊!1954年发大水,家里田地几乎淹光,住的破牛栏砖瓦房被水浸了两米高,拆了家里一些旧船板做挡风壁的板子,在高的地方露天过夜,蚊子很多,我得了疟疾,死里逃生。这张毕业证后面,隐含茼h少生活的艰辛、人情的淡薄、师长的关怀!

      高中毕业证书上的照片,髮型是与时俱进了,但因长时间生病,样子更难看,看了心酸。怎么能不心酸呢?得了副伤寒,差点儿死了,还有一连串的苦难,至今不堪回首。填报大学志愿时,班主任薛番琛老师的建议,影响了我大半辈子的命运。学校给了我20元到北京的路费,实在是喜从天降,要是这时照毕业照,脸上兴许会有点儿笑容啊!

      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证书是参加工作后补发的。一些造反派说我们这样的人是走白专道路的,是修正主义苗子,不给我们发毕业证,也不按研究生发工资。清华大学通知补发研究生毕业证书时,要我拿照片去,我选了一张自己认为对得起观众的照片。头髮有些长,向左边倒,是个货真价实的“左派”。

      这5张毕业证书上的照片,印记了我艰难的漫漫求学路,印记了党和政府对我的恩情,印记了求学路上恩师与同窗的关爱。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