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忍耐\郑如

2013-05-09 04:25:01  来源:大公报

    看中央电视台节目,有一句广告词印象深刻:“总有一种微笑填补我们失去的勇气。”突然想起,曾有一位想自杀的失意者,就在他走投无路、万念俱灰,想一死了之时,手机骤响,一位多年不通音讯的同学突然来电问候,说还记得毕业礼时唱《友谊天长地久》,个个泪流满面?结果可想而知,这个翩然而至的电话制止了一个悲剧。

    日前,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终于通过了港府对四川的一亿元赈灾捐款。问题之所以有这样的一波三折,恐怕也不是险被政客劫持民意这么笼统、简单。香港人的确有自己的难处,这种难处很难为身处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地同胞所切身体会。他们无力供楼,医疗无保障,退休无保障,有谁替他们吶喊一声?还不都是靠他们各自为战、自己承受、自己担待?曾有人说过:“香港人的忍耐若认天下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俗话说,长贫难顾。在香港,中产有中产的苦恼,草根有草根的艰辛,可谁都习惯了吃不了,兜?走。有谁会整天对他人对社会吐苦水?谁来听你的?殊不知,香港人的痛苦指数已接近危险警告。本港一所大学今年二月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百分之七十的港人觉得生活很痛苦和非常痛苦。而令港人生活痛苦的主要原因,住房佔百分之三十六点四,物价佔百分之二十九点一,贫困佔百分之十六点四,就业佔百分之十点六。面对上述痛苦的香港人,上天掷给他们的还不是一个哀告无门?

    关爱是相互的,基础是善解人意。有人提醒,捐一个亿就大唿小叫的,若国家多项惠港水喉一关,几十亿都没你的份。话具威慑力,也具儆醒力。但还是不能无视香港人的艰辛,看看街头躬腰驼背的拾纸皮婆婆,行色匆匆拎?廉价饭盒的西装男,脚步游移的街市买菜师奶……

    身处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香港人,也很需要有一种微笑来填补我们日益失去的勇气。虽然,谁也说不清,这“微笑”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形式?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