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普选可採同意票制\卢安迪

2013-05-0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随茩轻銂漪F制发展进入了关键阶段,社会上的深层次矛盾也愈趋白热化和两极化,现在该是我们从这个泥足深陷的内耗局面中自拔的时候了。要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我们必须找出一个对社会的分化和冲击减到最小的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方法,而笔者认为答案就是──同意票制。

    以往的行政长官选举採取单票制,每位选举委员最多只可选一位候选人。然而,在同意票制下,选民对每位候选人都有“同意”和“不同意”两个选项,而且没有限制同意的候选人数目。像单票制一样,同意票制亦可以设立当选门槛(例如全体选民数目的一半),得到最多选民同意而又达到门槛的候选人便会当选。同意票制可以看成是“一人n票”的多数制,其中票数n由每位选民自行决定;也可以看成是一种计分制,每位选民可以给予各候选人1分或0分,最后比较候选人的总得分。同时,为了更准确地反映选民的意愿,还可考虑加入半分、2分或–1分等选项。不论採用哪种版本,都能够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则,而且必然比单票制更能容许选民精细地对各个候选人表态。

    美国甘迺迪总统的胞弟,于竞选总统期间同样遇刺身亡的罗伯特.甘迺迪曾作出这样的宣言:“I do not run for the presidency merely to oppose any man but to propose new policies.(我竞选总统职位,不是要与人为敌,而是要为国家出谋献策。)”同意票制的实施,正好能体现这种精神。在上一次行政长官选举中,候选人频频遭到各种“黑材料”的攻击,这样的选举不但令公众的目光难以聚焦于候选人的政纲、能力、经验、团队等方面,更未能符合“君子之争”的原则,造成建制阵营甚至全社会的严重撕裂。由于同意票制不具有“排他性”,将促使候选人更集中于推销自己的政纲以争取选民认同,而且即使在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当选的特首仍会倾向有较高的民意支持和信任,令施政不致举步维艰。

    在香港独特的政治制度下,行政长官不容许有政党背景,故此更加需要倚赖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组成问责团队及谘询顾问架构,协助施政。可惜,在上一次行政长官选举中,社会在初期普遍认为某位候选人的胜算较高,不少建制派的精英投向该候选人的阵营,成为现届政府较弱势的原因之一。如果採用同意票制,各界人士便不用数择其一,早早“归边”,可以促进社会团结及有助候任行政长官组织行政班子。

    同意票制最为人熟悉的应用例子,就是联合国秘书长的产生办法。为了在意识形态和国际关系错综复杂的联合国安理会中凝聚广泛共识,一般先进行同意投票,选出安理会推荐予大会审批的人选。为了平衡各国利益,联合国秘书长通常由中小国家的代表出任,这跟香港行政长官脱离政党势力的情况有相似之处。再者,香港同样是一个多元化的群体,行政长官需要寻求不同阶层、不同背景、不同族裔的市民认可,亦与同意票制的宗旨和特点不谋而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