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老友程瑞声\延静

2013-05-09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老友程瑞声辞世,不胜悲痛。他大我两岁,是为兄长。我与他相识于外交部亚洲司,已四十馀年。他的离去,使我不禁想起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程瑞声中等身材,体形偏瘦,一副眼镜,显出几分儒雅。他善于思考,文笔也很不错,并以大胆提出不同见解而闻名。早在中苏关系恶化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就曾提出,中苏关系不要只指责对方,是不是也要从我们方面考虑,一时引起轰动。二○○二年美国发生“九一一”事件以后,他一次参加研讨会,认为“国际局势总的趋向缓和”的提法已不符合实际,应该改为“国际局势总的趋向动盪”,在会上引起热烈的争论。

    程瑞声是我国早期学习缅甸语的学生,在中国驻缅甸使馆半工半读,但由于他十分刻苦,缅甸语学得很好,多年给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当过翻译,与早期的缅甸领导人吴努、奈温等关系也很熟。不仅语言,他对缅甸问题也很有研究,许多问题有独到见解。他曾多年在中国驻缅甸使馆做过研究工作,一九八七年被任命为中国驻缅甸大使。

    程瑞声还精于南亚问题的研究,是学者型的外交官。他曾在中国驻印度使馆当过参贊,一九九一年被任命为中国驻印度大使。退休后,他研究南亚问题仍孜孜以求,还担任了南亚学会副会长。他经常应邀到外地讲学,一住几个月,系统深入阐述他对南亚问题的观点。不过我主要研究东北亚问题,方向不同,和他的“共同语言”不多。

    然而,程瑞声和东北亚也发生了“关系”。一九九一年,他在任驻缅甸大使期间,中国和韩国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那时中国外交官与韩国外交官不能接触交往,甚至见面不能握手。他作为大使按规定办事,但他又觉得规定有些过分,特别是韩国外交官对中国很热情,于是他“另闢蹊径”,通过大使夫人交往。说来也巧,当时中国大使夫人“李路”、美国大使夫人“李荔”、韩国大使夫人“李光爱”,三人同姓,有时一起吃饭,有时一起喝咖啡,成了好朋友。这段往事程瑞声一直记在心中。

    退休后,我们一次聊天,程瑞声向我打问,他在缅甸当大使时,曾与韩国驻缅甸大使权丙铉有过几面之缘,问我是否认识权丙铉。我答不仅认识,而且是好朋友。我还告诉他,权丙铉曾担任中韩建交谈判韩方代表,也曾出任韩国驻华大使。他听后託我转达问候,我说不用,并允诺他,等权大使来北京时,也把他请上一起见面。他听后很是高兴。大概过了几个月,权丙铉和夫人来到北京,我们把程瑞声和夫人请来一起吃饭,他们两对夫妇时隔多年相见分外高兴,久久地拥抱在一起,彷彿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还有一件事也是程瑞声特别骄傲的,那就是他和李路的婚事。他与李路一九五七年第一次见面是在缅甸,他是随领导人出访做翻译,李路是艺术团的舞蹈演员。两人一见钟情,不过职业的不同也给他们带来不少苦恼,直到一九六一年才结婚。其间得到过多位中央领导人的关怀,特别是周总理一直关心他的婚事,曾几次问他是否有女友,后来得知他已经结婚,还表示了亲切的祝福。程瑞声每当谈起此事,幸福就洋溢在他的脸上。

    斯人已去,但往事却歷歷在目。纪念逝者,最好的办法是用他的精神鞭策自己,多做一些有用的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