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本报记者\黄仰鹏

2013-05-09 04:25:04  来源:大公报

    香港廉政公署“打、防、教”三位一体的反贪模式称誉于世,帮助香港成为全球最廉洁的城市之一。广东近年推动惩贪反腐,成立了内地第一个举报中心、第一个反贪局,这些创举均得益于香港廉政经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事实上,同属华人社会,香港昔日盛行的官场贪污,从歷史文化和社会肌理上都与内地颇多共性。正因为如此,在重建政府反贪公信力,和惩治预防腐败制度建设获得反贪实效方面,香港及廉政公署四十多年来走过的道路,确实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值得效仿。

    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作为特区中的特区,而与之相配套的监督体制的创新也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是次揭牌成立的廉监局,是深圳特区政府为前海营造良好的政务环境的大胆尝试,同时也是全国首次建立统一的廉政监督体制和运行机制,实现了监督职能的有机整合与资源优化配置。

    不过,相比香港廉政公署独立于政府公务员体系之外,前海廉政监督局无论从人员配备,隶属关系,还是财政安排,均与政府、职能部门密切相关。对此有深圳法律界专家担心,在权力体系之下,恐难保障前海廉政监督局在未来执行反贪监督权时拥有真正的独立性。

    在香港,廉政公署拥有的监督权以及由此派生的执法权是至高无上的,它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地越过常规的行政、检察和警察机构对腐败案件展开调查。在行使反贪监督权时的独立性,恰恰是香港廉政公署获得成功的制度性原因,同时也是制约内地监督机构的“命门”。

    这种独立性,具体可概括为四个方面,即机构独立、人事独立,财政独立和办案独立。在内地,目前行使制约监督权力的专门机构,如党委系统的纪检机关,行政系统的监察、审计机关和司法系统的反贪机关等,在体制上同时受地方党委或行政首长和上级机关的双重领导,工作不独立。由于受权力中心利益的牵制,制约监督机关部门对于权力中心的腐败行为,尤其是监督同级,往往显得无能为力。

    “然而,香港廉政公署的治贪模式及经验再好,也不可能直接照搬到内地,毕竟其形成和运行有其独特的社会、体制和文化环境。”分析人士认为,前海廉政监督局,是深圳特区探索的一个新生产物,未来将为前海营造廉洁和公正的营商环境,同时也将为深圳、广东乃至全国反腐倡廉提供新鲜经验。而除了廉政建设,相信随茷e海建设的进一步完善,在管理体制创新方面将会有更多新尝试和新举动。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