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居民”到“公民”还有多远\郑曼玲

2013-05-09 04:25:04  来源:大公报

    近日,广州宣布在户籍登记上取消户口“农”、“非”之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消息传出立即引起议论纷纷,显见在缠绕了中国人多年爱恨情仇的这个话题上,政府部门任何一个小举动都能牵动社会各界的敏感神经。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建立了以城乡二元结构为基础的户籍管理制度,由此衍生出农业户口和非农户口之分。稍有年纪者,对于别具中国特色的户籍管理凭证─户口簿,大多有?一份五味杂陈的情怀。在计划经济时代,如果户口簿中印上了“非农业户口”的字眼,就等同拥有了“活命簿”,诸如粮票、油票、布票等赖以生存的票证,都得以凭簿领取。不仅如此,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上学、招工、升迁、就医,甚至意外身亡的经济赔偿上,“非农人口”也总是享受比“农业人口”高出几等的待遇。这也正是为什么数以亿计的农民兄弟,都曾将“宁要城市一张床,不要乡村一栋房”奉为圭臬,千方百计挤破了头要争取“农转非”,圆上“鲤鱼跳龙门”的进城梦想。

    由此来看,此番广州提出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的划分,显然是顺应民心的善治之举。这种消除身份歧视的改革,在价值理念上释放出的人文关怀,足以温暖人心。不过,冷静观察也可发现,与舆论的积极评价不同,所谓受益人的反应并不太热烈,有的受访者甚至需要冥思苦想才找出当下“农转非”所能带来的好处。

    这一方面说明了近几年广州在逐步降低“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间的待遇“落差”上,已取得一定成效,同城人群中的公共服务二元制藩篱,并不太明显。但另一方面也同样表明,消除同一城市中的“农”、“非”之别,并不是破解广州户籍改革难题中最迫在眉睫的环节。

    众所周知,在经济相对发达、市场化程度高的广州等大城市里,不少拥有宅基地而又得到可观分红的“农业人口”,并不嚮往,甚至颇为牴触“农转非”的政策待遇。换言之,对于已经成为“广州人”的农业人口,这一利好消息意义不是太大。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成千上万对于广州户口“嗷嗷待哺”的外来人员,对于他们而言,属地户籍依旧是一道难以跨越的深坎,即便为这个城市付出多少辛劳和汗水,也很难换来一份平等享有经济、政治权利的尊严。无视这个庞大群体“雪中送炭”的迫切需求,而将改革的切口放在“锦上添花”上,难免会有避重就轻、避难趋易之嫌。

    归根结底,户籍管理从“二元化”走向“一元化”,就是要打破出身决定论,让每个公民平等地分享这个国家的阳光和雨露。从称谓上、从制度保障上,让人权摆脱对物权的依附关系,让公民自由迁徙权得到充分尊重。而这当中,特别要将尴尬徘徊在城乡之间的数以亿计的外来工们,作为改革的重心。

    当然,没有人期望一夜之间改变歷史形成的二元化户籍制度,也没有人期望瞬间克服中国具体国情所带来的种种阻力,但这并不能成为延宕改革的藉口。改革注定要发生,所幸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改革坚冰消融的前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