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职工盟在工潮的角色

2013-05-10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在是次工潮中,我们不得不反问,职工盟是“帮工人”,还是“帮倒工人”?

  葵涌货柜码头工潮似完未完,当中有不少问题值得我们关注及反思的。我们可以从不同的主要持份者,分析整件事件。

  首先,是工会的角色。由于歷史沿革的因素,香港的工会长期以来可以分为三派,第一派是亲中阵营的工联会。第二派是本土派,但与反对派关系密切的职工盟,第三派是国民政府自1949年迁台后,调动大笔资金,务求在港英殖民政府发挥影响力的劳联;可惜时移世易,劳联今日在香港的政治舞台上已经大不如前;剩下的便只有工联会及职工盟是比较活跃的。

  在是次工潮中,我们不得不反问,职工盟是“帮工人”,还是“帮倒工人”?甚至是否应该有职工盟的参与?货柜码头的工种虽然繁多,但他们大部分也是学歷要求不高的“技术型”工人。我们以“那些年”的称唿称唿他们,便是蓝领阶级。他们在表达诉求的时候,或者未能出口成文,但我们不能否定他们是可以清楚表达所思、所想;甚至可以直接与资方讨价还价;而不需要借力于职工盟。事情一经职工盟极速闹大,暴跳式提价;职工盟便成了事件的“程咬金”,这反而压缩了劳资双方的迴旋空间,令事件持续了四十多日。近日工潮看似落幕,但百多名前高宝的“机手”仍是“条条Fing”,便知道职工盟在是次劳资博弈中,是可有可无,无关痛痒的了!

  其次,我们要考虑到的是香港乃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的经济体。在这种经济结构之下,资本是流动的;面对全球货运业不景气,加上深圳、广州、上海、天津、大连、张家港等大型码头竞争。资方在无利可图,理性选择的大前提下,便只有撤出市场,遣散员工。相反,蓝领阶级的“工人家庭”是难以流动的。除非香港把奉行多年的资本主义,大易帜为社会主义,否则在博弈过程中,资方强而劳方弱的位置是难以改变的。

  这就涉及第三个值得关注的地方,那便是政府的角色。当劳资双方出现纠纷时,政府当然要扮演“调解者”的角色,同时落笔要快、要准;否则事件一经闹大,便“有理说不清”。不过,这也只是当纠纷出现时的一般危机处理手法;为避免劳资出现对峙的情况,资本主义下的政府是有必要担当“Terminator”及劳资双方的“平衡力点”。当市场趋向失效之先,政府便要出手于未然,先知先觉地保障低下阶级的生活,这样市场才不会走向极端。   

叶振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