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楼外楼/纯 上

2013-05-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江南三大老字号菜馆是无锡迎宾楼、苏州松鹤楼和杭州楼外楼。前两者我较熟悉,楼外楼却一直无缘识荆。这次有口福,在始建于道光二十八年(一八四八)的楼外楼吃了顿饭。饭店座落于杭州西湖边的孤山脚下,一座两层小楼,门面挺大,房顶是飞檐尖角的传统建筑样式,从外观看并不豪华。一进门,就看到圆柱上金字刻写的诗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点出店名的出典。再往里是一人高的石膏宋嫂像,纪念楼外楼看家菜“西湖醋鱼”传说中的创始人。

  登楼而上,板壁上展示茪嚓J《东坡浚湖图》,纪念九百多年前苏东坡发动二十万民工疏浚西湖,筑苏堤,建六桥的丰功伟绩。二楼有个大平台,遮阳伞下,一张张小方桌正对茤t山、西湖,果然是美景美食,两全其美。我们人多,只好在室内的圆桌旁就坐。大厅屋角有大理石屏风装饰,墙上张挂大幅牡丹写意,还贴荂u文明用餐”的提醒:不酒后驾车,不劝酒,不浪费,可能是“光盘计划”的流风所及。这个菜馆是落第文人、绍兴人洪瑞堂所创建,以湖鲜和杭帮菜着称,兼及其他传统浙菜,但如今菜单上也有鲍、参、翅等高档海货和麻辣川菜。菜菜式右侧的价格用白纸条反覆贴过,大概是价位时常改动之故。

  我们当然对传统菜最感兴趣。这次点的“名菜”有:干炸响铃、西湖醋鱼、东坡肉、龙井虾仁、西湖莼菜汤,另外还有三个炒菜:荤素四样、上汤苋菜、素鹅,和一碗杭州特色的片儿川(就是雪菜肉片汤麵)。叫化童鸡也是他们的招牌菜,饭店外还有个外卖的炉子,我们担心禽流感,没有点。

  那天不是周末,我们中午十一点左右就到了,店堂不算拥挤,但基本座无虚席。上菜很快,每个餐盆边缘都贴有一张小纸条,写明厨师的代号(如宴厨三号),倒也方便清楚问责。炸响铃是豆腐皮小卷油炸后蘸酱食用,口感松脆,但滋味都在酱中。龙井虾仁用清炒河虾仁加上几片龙井茶叶,菜盘中另有一小碟红烧虾片是虾仁剁碎拌麵粉后走油、红烧的。父亲抱怨颜色不如水晶虾仁洁白剔透,而且龙井的香味没吃出来。东坡肉装在红棕色小罐中,一罐一块,打开盖子,除了一块二寸见方的红烧五花肉,还有一根青菜,肉有点偏硬,味道偏咸,不如苏州的酱方酥烂入味。

  招牌菜西湖醋鱼我们吃的是最贵的笋壳鱼,一斤二百零八元,我们那条一斤三两,所以要二百六十八元。当地朋友说醋鱼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活鱼洗净,下开水汆熟,绍酒、醋、糖等调料另外煮开,浇上鱼身即可。传统用草鱼为原料,楼外楼引进这种食肉鱼,在店外湖边专门设立活鱼养殖的小池,是因为它肉多鱼刺少,适合不太会吃鱼的中外顾客。我们点菜后服务员曾把活鱼交给我们过目,是灰黑滚圆的一条。端上来的成品吃口新鲜、清淡,别具风味,但似乎不值二百多元的价格。

  同行者认为楼外楼性价比偏低,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嫌疑。但我猜许多地方的老字号都有这种趋势:本地人少光顾,吸引慕名而来的外地人外国人为主;本地人点菜以家常实惠为要旨,不会像外地人那样专点昂贵的“名菜”。而且,分店越开越多,滋味却越来越差,老牌子不免“做坍”,让人遗憾。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