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谁来定通识卷优劣(上)

2013-05-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新高中通识科实施已有四年,相信是时候对考评问题作一些检视。记得第一届文凭试放榜,通识科的合格率出乎意料之高,但考获五级或以上的考生则如凤毛麟角。最近,笔者在报章拜读了有“通识科之父”美誉的陈冈博士的专访,有感而发,结合一些个人粗浅的观察,希望提出一些本科考评问题,供各方思考。

  首先,笔者以为考获五级或以上的考生为数不多,很可能不是学生水平欠佳,尖子不多,而是考评机制设计所致。就各大报章报道所知,现时通识科公开试设有“控制卷”,指每位阅卷员会批阅一些已由考评局预先给予“共识分数”的试卷,如阅卷员所评分数与“控制卷”的共识分数有一定差距,而情况又出现若干次,该“不合格”的评卷员会受到一些机制上的惩罚,如重新接受培训等。在这样的机制下,我们不难推想到,评卷员为免受到“惩罚”,会倾向给予“安全的分数”(即中位分数,如20分的题目,较安全分数是8-12),以免在“控制卷”跟预计分数出现较大偏差。于是,一些表现良好的学生,可能因此珠沉沧海;答案与别不同的,採用非主流论点或论据的考生,得分当然也容易列入“安全地带”,陈冈博士的答卷相信就是例子之一。

  倾向给予中位分数

  再者,除了“控制卷”的机制外,现时评卷参考的设计只会就不同层级的表现作一些简单的描述,当中列出的建议答题,也只是寥寥数语。评卷员依赖的还有若干份不同表现的答案样本。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方法在以往高补程度考试行之有效,是因为考生只有数千,阅卷员人数不多,共识容易达成,分歧亦可收窄。再者,阅卷员多是熟知或专精该单元的资深老师,大家有能力评阅考生千差万别的答案。然而,文凭试的考生有七万之多,阅卷员人数大增,教学经验尚浅者亦可担任,部分并非专精甚或未曾教授某些单元(部分学校是不同老师教不同单元)的老师,当然没有经验和能力辨别各种不同答案。部分评卷者更可能以考评局提供的评卷参考或样本为金科玉律,对评卷参考没有提及的,或自己不熟悉的观点,就难以判断其优劣。

  此外,由于对有关议题一知半解,就唯有根据答案的文章套路和推论技巧等原则去评分,而通识科亦由此变质。其实,陈冈博士在公开试答卷的论点,都是一些精闢之见,当中不少更是学术界在基因科技议题的主流观点。或许两位评卷的阅卷员都不熟知这方面的观点和知识,以致“有眼不识泰山”,最后“为求自保”,给予“安全地带”分数。

  由普通阅卷员再覆核

  当然,考评局还设有“双评卷制度”,以控制阅卷员的评分差异。然而,陈冈博士的答卷似乎就反映了两位阅卷员的评分同时出现问题,并非没有可能。更重要的是,两位阅卷员的评分出现差异,在“双评卷制度”下,会交由第三位阅卷员评级,但这位阅卷员的资歷和能力如何,就是问题的关键。这些有评分差异的试卷,理论上很可能是一些“奇难杂症”,又或是运用了一些非主流的观点和答法。因此,如果只交由普通的阅卷员覆核,“再错一次”的机会实在不容排除,对一些表现“突出”的考生,实在非常不利。

  限于篇幅,本篇只列出我认为存在的问题,解决方法要留待日后详谈。

  香港通识教育会副会长 黄家樑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