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教育走过廿载崎岖路

2013-05-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的一则调查,让社会关注残障学生的同时,也让公众重新理解“融合教育”这一概念。事实上,谈及“融合教育”就不得不提及“特殊教育”。

  “特殊教育”作为教育体制的一个分支,广义的指为有各种特殊教育需要儿童提供适切的教育;狭义的多指为各类残疾儿童提供适切教育。有特殊教育需要学生(SEN)的类别可分为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ADHD)、自闭症(ASD)、沟通障碍(CD)、情绪行为问题(EBD)、听觉障碍(HI)、智力障碍(ID)、肢体残疾(PD)、特殊学习障碍(SLD),及视觉障碍(VI)等。

  SEN学生入读普通学校

  过去,对SEN学生的教育主要集中于特殊学校。但为了达成“有教无类”、“特殊而不隔离”的理想,避免身心障碍益形孤立,培养其适应未来社会生活,取录部分SEN学生入读普通学校的融合教育渐成为一种主流。然而,要实施完全融合教育,将身心障碍学生完全回归到普通班,仍有其现实上的困难。

  香港引入融合教育要从1994年,教育委员会成立了特殊教育小组检讨特殊教育服务开始。小组1996年完成了报告并作出改善建议,不过该报告并未就融合教育提供任何具体意见。民间关注团体于是向教育委员会提出融合教育计划书,推荐一项融合教育先导计划。直至1997年3月获立法局财务委员会通过拨款,正式落实一项为期二年的先导计划。教育署于同年4月开始,就该计划的推行作出人手上之调配及安排。1998年施政报告承诺研究先导计划所提出的建议,并于1999年7月之前完成研究工作。

  该先导计划的对象是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童,主要是轻度弱能人士、弱听、弱视,身体弱能的学童,但当时未就是否应该扩展至其他严重弱能人士作出定论。该计划吸引七所小学、两所中学参与,每校收不多于两种弱能类别及不多于两个班别的学生。原定80个名额,但出现30个名额空缺。教育署当时的解释为,计划在界定及甄别服务对象时出现问题,同时又宣传不足。所谓“界定及甄别服务对象问题”是指,很多家长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标籤为SEN学生。

  随后教育署将融合教育逐年推广至全港,并设立的一套学前心理鉴定系统,以配合甄别SEN学生,并将其按照普通适龄学童派位方式,入读中小学。同时,香港的特殊教育体系并没完全废除特殊学校教育,而是实行“融合教育”与“特殊教育”并行的双轨制。

  据悉,政府在特殊教育领域的支出,1999/2000学年拨款1100万,而在2000/2001学年拨款2200万。此后,教育局在特殊教育领域获得的实际拨款一直维持在1400万左右水准。不过支援永远追不上需求。去年平机会的一份报告披露了融合教育推行逾十年后的种种不足。学前心理评估轮候时间过长、教师缺乏专业培训、校本教育心理学家服务不足支援全港等等问题,即使在推行十年后的香港,在政府财政储备充裕的社会仍未能解决。原因在于这些问题本就源于一直以来难以短期解决的困难,如医生不足、教师职位不稳定及压力过大等,加上新高中学制改革的推行,课程变化已令教师应接不暇,更无旁心关注融合生是否在学校过得“舒适”了。

  配套是否允许推行

  于是有学界人士质疑香港现阶段的教育配套是否允许推行融合教育?对此,前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林焕光斩钉截铁的表示:“融合教育不能走回头路,任何国家的融合教育都非一帆风顺。”而群育学校扶幼会校监林君一提醒业界及家长:“不唯上、不唯书、只唯人。一切要从SEN学生的利益出发,为他们的发展虓Q。而不是单纯跟这发达国家的‘发达标准’,不顾本港实际情况。”

  或许,正如教育局常任秘书长谢凌洁贞所说:“融合教育是一条永远走不完的路。”需要全社会的不断努力。

  撰文:彩雯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