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施政怎能不考虑内地因素?\程宏樊

2013-05-11 10:16:14  来源:大公报

  香港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反对派喉舌《苹果日报》昨日又有新“杰作”,以一份政府内部文件为由,将特区政府施政要考虑内地及公关因素这一内容,无限上纲,说成是“卖港”、“断送‘一国两制’”。而前殖民地官员陈方安生也十分“懂事”地跳出来,加入攻击行列,自言“殖民地时期也不用考虑英国人的感受”。显而易见,反对派意图妖魔化特区政府,以此来攻击特首,否定“一国两制”。但他们太低估香港市民分辨善恶的能力了。

  现实需要 实事求是

  这份政府文件是这样写的:“从今年六月一日开始,所有政策制订之时都需要事先评估内地的反应以及公共关系的因素。”另一段则指出,各政策局及部门应以常识评估内地社会,包括内地政府、民众、传媒及相关团体对政策建议的观感,及对香港一般观感的影响。

  这本是极其普通的政府政策制订的要求,当中所提及的“以常识评估”、“评估内地反应及公关因素”,更是再普通不过。无非是特区政府因应两地关系进一步紧密的情况下,为求更好地发挥政策作用,而加强政策出台前的制订工作。目的是出于更周全考虑,而不是什么政治因素。但同样一件事件,落到反对派口中不可避免会变成“阴谋论”。一众反对派“抽水”政客空群而出,不断扣政治帽子,例如,指责这是特首梁振英“卖港”证据,是“摧毁‘一国两制’”的新证等等。

  当中最为“出位”的要数陈方安生。这位前港英政府扶植的政务司昨日发表一份公开声明,宣称“根据‘一国两制’原则、所有政府官员都不需要揣测内地的反应,否则会严重伤害特区政府的高度自治”。更以自己的殖民地官员经验说:“作为前政务司长,我可以确定过去殖民地政府从来不需要就香港本地政策评估英国的反应,即使有关政策可能影响英国企业的商业利益也无例外。我和我的同事十分清楚我们当时的责任是制订及落实符合香港社会整体利益的政策。”

  有句成语叫作“恬不知耻”,陈方安生昨日的这封声明,大概是最佳的写照。首先,“一国两制”是一项原则,当然不会规定“香港需要揣测内地的反应”如此可笑的内容,这不是废话?更何况,政府文件是要求官员“评估”各种不同的反应,内地居民的反应只是其中一项,“评估”一词到了陈方安生口中成了“揣测”,原本中性的词语最终成了贬意。难道陈方安生一直以来都是以如此方式去对待她所制订的政策?

  英国顺民 谎话连篇

  最为可笑的要数这一句话:“我可以确定,过去殖民地政府从来不需要就香港本地政策评估英国的反应”。真是要笑死人,众所周知,香港殖民地政府完全直辖于英国“殖民地部”(后来称作“外交及联邦事务部”),殖民总督完全是由英政府任命,根本不是香港人选举出来,是直接向英国政府负责。他们从来只有听命伦敦的份儿,哪来的“权力”去评估英国的反应?稍一不满意就会被撤回老家,还奢谈“评估反应”?而陈方安生不过是英国人扶植的一个“高等华人”棋子而已,她与所有政务官一样,任务是去执行政策,从来没有权力去“自主”制订政策。陈方安生大概还没能从殖民地生活中醒过来,以为自己仍然是大英帝国的“光荣”一分子。

  香港已经回归,纵使反对派一百个不贊同,但香港最高官员的的确确是由港人选举出来,这一点与殖民者与被统治者的香港地根本没有任何可比较。陈方安生露出这份声明,无疑是自暴其丑、自取其辱!

  当前的香港身处一个急剧变化的环境,一方面社会内部民意民情与十多二十年前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另一方面与内地各层面的联繫日趋紧密,尤以经济金融贸易为甚。在此情况下,以往制订政策的方式不可避免需要因应现实作出适当的调整。此次当局要求官员在制订政策时,加入对内地反应评估这一项,完全是符合实际的做法。举例而言,半年前推出的“限奶令”尽管是香港内政,但由于涉及出入境事务,引起内地居民强烈反弹,是香港人始料不及的。

  如果按反对派的逻辑,香港完全可以自顾自不理会他人感受,那么反过来说,内地如广东深圳在制订与香港有关的政策时,是否同样无需顾及香港的感受?以出入境政策为例,内地每天审批一百五十个单程证名额,是否可以不理会香港感受,将名额大幅增加到一千五百个?再如内地的教育、税收、楼市政策,许多都与香港有关,如果出现排斥香港人的做法,是否也应被视为“理所当然”?

  这里说的“评估”内地反应,文件也指出,是以“常识”去评估,而不是反对派口中的“揣测”政治。反对派生活的是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全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香港要发展,必须背靠内地,如果以为靠香港闭关锁港就可以万事大吉,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