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匈皇族孽缘魂断《迈亚岭》/ 在伦敦观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演出

2013-05-1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Edward Watson(右)与Mara Galeazzi演绎角色惟肖惟妙,感染力强/Johan Persson摄、ROH供图

  芭蕾舞剧里的王子公主,向来举止优雅高贵,生活幸福美满,无忧无虑。若乍闻编舞家要以芭蕾舞剧去表现一名先枪杀情妇,继而自杀身亡的王子故事,大家自然会顿感错愕。更令人难以想像的是,这个兇残的王子不单终日情绪极度压抑及困扰,患上精神病,自小迷恋枪械,崇尚死亡,觉得生不如死;更凌虐妻子,纵情色慾。

  麦美伦编舞取材丑闻

  肯尼夫.麦美伦(Kenneth MacMillan, 1929-1992),一九七八年编排的三幕舞剧《迈亚岭》(Mayerling)正取材自一八八九年一月底奥匈帝国皇储鲁道夫(Rudolf, Habsburg Crown Prince of the Austro-Hungarian Empire)与情妇玛丽.韦特萨娜(Mary Vetsera)双双倒毙于迈亚岭狩猎房舍内的事件。迈亚岭位处下奥地利(Lower Austria),维也纳森林区;狩猎房舍地点偏僻,邻近渺无人烟。

  当年,鲁道夫猝逝的丑闻曾引发广泛的议论和揣测,谣言满天飞。

  为了拓宽开展芭蕾舞剧表现手法更多的可能性,挖掘人性丑恶、阴暗的心理层面,揭示剧中人物复杂错综、矛盾、非理性,以至病态的大幅度思绪起伏变化;麦美伦把鲁道夫王子的际遇,转化成三幕长篇舞剧,挑战一己处理具争议性题材的能耐,并蓄意冲击观众的观赏习性和期望。

  皇族的孽缘,总是源于千丝万缕的宫廷人际关系,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概括来说,鲁道夫的悲剧既是命定,也是自招的恶果。他自小缺乏母爱呵护、欠缺安全感,遂周旋众多情妇和交际花之间,图以性慾征服女性去肯定自身的存在价值,又欺凌妻子以证明一己的威武。他政治立场欠明确,勾结分离主义分子。他眼见父王跟母后婚姻决裂,夫妻为顾全国体大局,人前相敬,背后则各自偷欢,另结情人;父母对儿子漠不关心。鲁道夫见尽虚情假意,倍感孤独无援,却无法向人倾诉,甚感沮丧烦躁。病发时,他只能靠注射吗啡来麻醉自己。

  双人舞跳出剧力万钧

  麦美伦综合上述种种人物的性格特徵、处境,聚焦在鲁道夫王子跟妻子、母后、前任情妇、现任情妇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构思多段剧力万钧,紧凑震撼的双人舞,教人看得讶异、赞嘆。

  第一幕,鲁道夫先在大婚的舞会上,公然调戏露易丝公主(其妻的妹妹),完全罔顾在场新婚妻子、国皇皇后及众皇亲国戚宾客的感受。这段双人舞呈现鲁道夫的自以为是、调情能力潇洒。接?,他与旧情妇Marie Larisch共舞,展示了两人虽前缘不再,却维繫?藕断丝连的关系。及后,鲁道夫因深感忧郁不快,到皇后寝宫去,期望能得到母亲的慰藉关怀。可惜,皇后对鲁道夫三番数次的依偎拥抱,反应冷漠。母子俩欠缺投契的双人舞,体现了鲁道夫极度渴望获取母亲的关注,皇后则自始至终拒他于千里之外。鲁道夫只得黯然告退。

  返回自己的寝宫,鲁道夫见到久候的新婚妻子史蒂芬妮公主,先以手枪指吓她,继而强迫她把玩骷髅头骨,吓得她花容失色,惊惶失措。为了尽情抒泄心中压抑的郁结情绪,鲁道夫诉诸暴力,肆意欺凌妻子,推撞拉扯娇弱的公主,务使她备受惊吓。待鲁道夫失常的行为冒升至极点时,他始与妻子做爱。

  这段洞房花烛夜的双人舞,动作姿态的设计处处紧扣情节的开展和角色的心理状态,具体形象化地袒露鲁道夫卑劣、病态的行为。麦美伦构思的托举动作,大量运用男女舞蹈员肩膊、腰背、上、下肢体等多个躯体部位的相互配合,动作速度变化复杂,幅度反差大,技巧难度很高;写实性极强,跟惯见的芭蕾舞剧双人舞场面,气氛截然不同。

  第一幕以上述的强暴双人舞作结。帷幕徐徐降下,估计首次现场观看《迈亚岭》的观众,对刚才舞台上的场景,大多需要在中场休息时,调整观赏的角度和心态。

  事实上,接下来的第二幕和第三幕,均以类似别具震撼力的大段双人舞作结束手段,一波接一波地把鲁道夫的罪孽,推至最高潮。

  观众喝采跺脚 反应热烈

  第二幕,在旧情妇刻意的穿针引线安排下,鲁道夫与年仅十七岁的玛丽.韦特萨娜在寝宫内首次私会。年少的玛丽得以觐见倾慕已久的储君,显得性感挑逗、野性烦躁。她追求为爱而爱的感官刺激,对鲁道夫沉迷灭亡暴力,毫不畏惧退缩;反客为主,擎枪威吓他。鲁道夫见“棋逢敌手”,两人遂激情地宣泄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慾。

  最后一幕的双人舞,最教人看得心绪激动,目瞪口呆。玛丽先前曾答允鲁道夫跟他共赴黄泉,超脱现世的苦痛。他俩在迈亚岭狩猎房舍度宿,鲁道夫再度陷入愈发狂乱的精神状态,与玛丽交欢后,他注射吗啡镇静神经。多番紧紧拥抱情妇作永别,鲁道夫开枪杀死玛丽,接?吞枪自尽。此段舞蹈姿态能量充沛,爆发力强劲,动律流畅,造型刁钻独特,极具戏剧性张力。

  四月十九日晚是本年度“皇芭”舞季推出《迈亚岭》的首场演出,舞团安排了首席舞蹈员Edward Watson饰演鲁道夫皇储,Mara Galeazzi担演玛丽.韦特萨娜。两位舞蹈员表现驾轻就熟,掌握角色性格细腻入微,戏分演绎惟肖惟妙,双人舞配合得纯熟自然,发放强大持久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分别扮演鲁道夫妻子、皇后、旧情妇的Emma Maguire、Zenaide Yanowsky、Sarah Lamb,演绎双人舞时,均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谢幕时,观众除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喝采声外,当Edward Watson现身帷幕时,大家更多次大力跺脚。皇家歌剧院观众席的地板响声,俨如槌鼓声般连番鸣奏。观众都因这齣发人深省,震撼人心的舞剧而各有感触,更一致赞嘆众多舞蹈员,尤其是男主角精彩倾力的表演。

  (伦敦观舞之一)

  刘玉华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