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往事撷英/李景贤

2013-05-1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戈尔巴乔夫竟然也能说到点儿上

  一九九一年五月中旬,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对苏联进行了正式访问。我作为外交部主管苏联的苏欧司副司长随同访问。在交谈中,戈尔巴乔夫主动分析苏联陷入困境的原因。他先从体制方面找,认为苏联从三十年代开始形成的中央集权、粗放经营这一政治─经济体制,虽曾发挥过巨大作用,但进入五六十年代以后,这种“一切由莫斯科发号施令”的治理国家模式,越来越暴露出其弊端。他举了这样一个令我震惊的例子。苏联某加盟共和国盛产黄金、棉花,但这两种重要资源的产、运、销,全由莫斯科派去的“钦差”管,共和国第一把手根本无权过问,连到金矿去看一眼,也要请示莫斯科批准。讲完这个“两金”(黄金,还有棉花,戏称“白金”)例子后,戈尔巴乔夫有点气愤地说:“您看看,这是多么反常啊!在这种反常状态下,地方上与莫斯科的矛盾,不尖锐才怪呢!”他还指出,社会上各种矛盾,特别是加盟共和国与莫斯科的矛盾,其实是各地方民族与俄罗斯族的矛盾,在高压之下长期被掩盖荂A但到了八十年代末,就“浮出了水面”。

  接荂A戈尔巴乔夫又从“公开性”中找原因。“公开性”是“戈氏新思维”的核心内容之一。他点了一下“公开性”所起过的“积极作用”后,立即把话锋转入了其负面影响:在社会上引起了思想混乱。工人、农民主张维持已经存在六七十年的现状,而民主派则要求进行更为激进的改革。说到这里,戈尔巴乔夫把双手一摊,很无奈地说:“结果呢,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进退不得”,“魔鬼被从瓶子里放出来啦!”他居然敢拿“公开性”这个他的“得意之作”开刀,而且还贬得那么厉害,我在场听后感到十分意外和吃惊。这番话是在苏联解体前七八个月说的。戈尔巴乔夫对苏联陷入危机的原因分析,虽然不够全,也不够深,但在某些地方,确实也击中了要害。

  有一次,戈尔巴乔夫得意地对江泽民说,摆脱国内困境的出路已经找到,那就是“革新联盟”。他还说,把地方上的头头们都找来了,正在商讨订制一个新联盟条约。随后,戈尔巴乔夫饶有兴趣讲述了一段并不新鲜的小掌故:梵蒂冈用教堂顶上冒烟的办法,来宣告新教皇的诞生。他笑嘻嘻地说,人家罗马教廷可以把大主教们集中关在一个大教堂里,等待新教皇的诞生,而他本人则没有这个本事,因为克里姆林宫没有那么多房间,可以用来“关”从各地来的领导人。又说,有一点做法与梵蒂冈相同,那就是克里姆林宫“顶上”如果不“冒烟”,谁也别想离开莫斯科。过后不久,克里姆林宫“顶上”果真“冒了烟”:新的联盟条约终于出台。

  这个新联盟条约原定于八月二十日,由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签署。令人意外的是,就在这个条约签订前一天,即八月十九日清晨四时,苏联党政军警的主要领导人,趁戈尔巴乔夫在克里米亚度假之机,发动迫他下台的“八.一九事变”。于是,签订新联盟条约一事便成了泡影。由于叶利钦等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强烈反对,加之美国等西方国家作出负面反应,匆促上阵的这次“逼宫”事件,不出两天就以失败告终。二十二日晨,戈尔巴乔夫以一副休闲打扮,喜气洋洋地从黑海飞回到莫斯科。殊不知到了此刻,他的大权已经旁落,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反而成了克里姆林宫的真正主人。次日,在俄联邦议会上,叶利钦当众迫戈尔巴乔夫在解散苏联共产党的命令上签字。签字前,戈尔巴乔夫有点犹豫,怯生生地问:“真的要我签吗?”叶利钦神气十足地向他点了点头,堂堂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只好乖乖地在这项命令上签了字。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联唯一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在电视上宣布主动“逊位”,神态极为沮丧。次日,苏联议会召开最后一次会,宣告苏联“停止存在”。

(四之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