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代末惊蛰“喊惊” *打小人/卢 因

2013-05-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上世纪香港光復后四十年代中及后期,我家住油麻地咸美顿街/砵兰街附近唐楼,香港市面除了街段大幅外墙壁,常见巨型黑字书写耀眼广告,还出现过五花八门、敲锣打鼓推销产品的活人流动宣传;以及民间节俗诸如盂兰盆会、七姐诞、惊蛰“喊惊”(“惊”读geng音〔上平声〕)打小人等等。前者印象特深,首推“印度神油”、“神农茶”;后者当数惊蛰“喊惊”打小人。我那时十二、三岁,蠢笨愚钝,整日傻头傻脑,不识“印度神油”究为何物。“神农茶”倒是一听即晓的。那名敲锣打鼓“三水佬”,边敲边唱三水乡音“神(神字叫卖宣传时读“慎”〔下平声〕,口唱时却读申字下去声)农茶、神农茶,伤风发热有渣罅,一耗买包神农茶。”(“神农茶,神农茶;伤风发热有渣拿〔把握,意即保证既治伤风又能退烧〕,一毫买包神农茶。”)到今天仍能模仿他口音轻歌一回,可见印象特深。毕竟远在“伟哥”亮相六十多年之前,“印度神油”也是香港人集体回忆重要一章,那是后话了。这里先根据幼时点滴记忆,谈谈惊蛰“喊惊”打小人趣事。

  邻居寡妇肥匪(肥肥,肥七嫂绰号,不知姓什名谁,可大家都叫她肥匪。)遗腹子才岁半,忽然每晚零时左右夜深人静,依时依候大哭大喊,每次约半小时,扰攘不堪,害得全屋人睡不安宁。虽然一梯(木楼梯)相隔,有时我也听到。不知谁介绍她,请了隔篱上海街“喊惊”东莞婆(后来我和一班街坊小友,学东莞口音叫她“洞管婆”)来,替她儿子“喊惊”。东莞婆跑到街角沟渠旁,边打小人辟邪边唱“喊惊歌”。东莞婆的“喊惊”技术远近皆知,据说非常灵验,每次上门“喊惊”,收费多少不得而知,还懂得医治奇难杂症。那位整天麻雀似的,吱吱喳喳讲个不停的张师奶,麻雀^上不时大力推荐:佢“喊惊”好灵(“靓”lian。〔下去声〕音读下平声)謘A我亲戚个女一岁那年,就试过晚晚十一点,同肥匪个仔咁大喊特喊。我叫佢请东莞婆薄u喊惊”,喊魖漹?就没?,搞掂晒啦!

  惊蛰期转眼又到,时过黄昏,赵仔同几位沙煲兄弟拍门大叫:喂c仔明,“洞管婆”??啦,今晚又“喊惊”喎,快簖迈誧r!东莞婆年约六十馀,外衣口袋总放了几块白剪纸公仔。外形肥大又矮,听讲那晚很忙,接了几单生意,蹲在街角渠边,随手脱下右脚板木屐,全神贯注,口中喃喃自语,卜卜连声边打边唱,唱出来的自编“喊惊歌”及口诀,层出不穷。尤其那口东莞音,节奏与拍打抑扬顿挫,妙趣横生,井然有序而层次分明,非常悦耳动听。

  东莞婆打小人因人而异,语音铿锵,朗诵不同款式顺口熘口诀。妙的是打小人与“喊惊”同时诵唱,属另类民间流行音乐。可惜我迄今仍记得的只有这两句:打离个时佛(屎忽即屁股)无厌贡(没阴功)!打离个四鬼扶串拢(死鬼裤穿窿)!〔打你个屁股没阴功!打你个死鬼裤穿窿!〕直到今时今日,每次想起东莞婆这类“喊惊歌”,就情不自禁嘻哈笑出声来。我迟到几步,沙煲兄弟早已在渠边蹲荂A静观连场好戏了。

  那晚“洞管婆”边打边唱唱了很久,明知越听越过瘾,但不敢越轨笑出声来。听说她虽然外貌慈祥,和蔼可亲;只要谁妨碍她搵食“喊惊”,一定高声大骂。以下仅凭片断记忆,模仿“洞管婆”语气口音,写下她一首“喊惊歌”,无奈搜断孤肠良久,也只记得三句:

  貌宰吓衬唔惊(“镜”gang下入声),〔猫仔吓亲唔惊〕

  旧宰吓衬唔惊,〔狗仔吓亲唔惊〕

  死仔明哦,快屃虒鱁琚I(归字东莞口音,即疲累的累字,广东口语俗音。东莞婆口唱此字无正字,或用“跪”音接近,但不贴切,改用煨汇切可读出。)〔死仔明哦,快谰k来啊!〕

  接连几晚东莞婆渠边“喊惊”打小人,可是肥匪儿子毫无起色,依然故我,每晚深夜必定准时大哭大叫。一回我和母亲买R(菜)回家,途中碰到肥七嫂,母亲问她儿子最近怎样了?既然无病无痛,可能是鬼上身,建议她请教会牧师来,为她儿子祈祷,求耶稣打救赶鬼。但你必须凭信心祈求,上帝才听你祈祷的。什么叫做信心?肥七嫂不明白,先母立刻回答她说:信心就是你内心里,没有半点疑惑,相信耶稣一定能打救你个仔。当牧师替你儿子祈祷,你也要在心里说:耶稣呀,求你救我个仔,脱离兇恶。奉你?名祈祷,诚心所愿。

  过了两天,教会牧师果然跟茈擦豸@起来了,问清楚原委实情后,对肥七嫂说她儿子的遭遇,我不敢确定是鬼上身。你既然是拜观音的,有神主牌神位,天天烧香拜佛,这是不行的。你一定要悔改信耶稣,求他赦免你的罪。牧师,我信,我信耶稣一定会救我个仔,脱离魔鬼兇恶。出于一种见义勇为莫名的冲动,我也跟茈母,一同开声祈祷了。耶稣呀,求你救肥七嫂个仔,阿门。牧师祷告完毕,没料到肥七嫂突然自己大声祈祷:耶稣呀,求你救我个仔,奉你?名祈求,诚心所愿。牧师离去后,母亲还劝告她要天天随时随地,时时刻刻凭信心祈祷,上帝一定答允你的恳求。

  牧师来为肥匪儿子只祈祷了两次,她儿子果真脱离兇恶,霍然而愈,整屋人从此不但没有夜半无眠,反而自幼到老,个个睡得安宁。四下邻里街坊听了,无不啧啧称奇。肥匪一回同母亲提及,东莞婆除了“喊惊”打小人,还给她一包购自生草药舖**的“生草药”,嘱她敷贴儿子胸膛。你有没贴?贴过两次,一泡烂草,都唔知系乜,完全没用喎。他白天好地地,无病无痛,食得埜o,走得反(玩)得,只有每晚三更半夜才大哭大叫。你有没问她儿子患了什么病?有呀,她说畀鬼吓亲,贴几次就会痊愈了。后来两屋人各散东西,再后来寡妇肥七嫂患重病逝世,她儿子当了政府高级公务员。许多年后听人说,安息礼拜异常隆重,整座教堂挤满了人。那是一九八四年岁末,我移民加拿大十一年以后的事了。

  二○一二年三月九日晚初稿,

  五月十六日下午修正于温哥华枫叶书屋

  *“惊”,粤音口读与文字书写,正确读音截然有别,前者粤语口音应读作geng,“颈”(上上声),“镜”(上去声)的上平声。中文文字表述,无法写出“惊”字平日讲话交谈的标准粤音,只能列举英语及平仄音读方法导引如上。“问你惊未?”“唔惊就假啰!”两句,“惊”geng应读“颈”的上平声,是以“喊惊”需读geng始能传神。文内除“惊蛰”以示对文字正音尊重外,所有惊字俱以此法阅读,不赘。广东人写文章最吃亏处,莫如口讲语音与文字书写,表述方式迥然殊异。以笔者数十年写作经验为例,文章完稿后,须依文字正音心读,修正删饰多次,才放心“出街”(电邮对方)。

  **从前香港很多经验丰富的採药人,多属老一辈,到新界乡野高山採药,自成行业,製作现成“生草药”贩售,或供应专卖“生草药”的药材舖,是为生草药舖,到五十年代末才逐渐式微终而消失。“生草药”抑或也写作“山草药”?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