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丝弦来港演名剧/尘 纾

2013-05-1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老生演员张鹤林在《白罗衫》中演义僕姚达

  笔者日前在本栏提及,河北丝弦是一个僻冷的剧种。那么,下一个问题应该是问:丝弦是大剧种,还是小剧种?答案当然很直截简单:是小剧种。

  记得去年笔者在综合评论上届戏曲节时,详细解释了何谓大剧种、小剧种,何谓热门剧种、冷门剧种。客观而言,丝弦是个小剧种。或许戏迷会反问:“丝弦从河北流播至山西等地区,怎可能不算是大剧种?”虽然丝弦确有跨省流播,由冀至晋,但始终幅员不广。此外,丝弦的剧目不多,而且最关键的,是以剧种而言,丝弦个性不强,特色不多。

  丝弦的别称因地而异

  要了解这个剧种为何个性不强,特色不多,必须从丝弦的发展经过说起。

  首先,丝弦有很多别称,包括河西调、弦子腔、弦腔、小鼓腔、女儿腔、罗罗腔。不过,不同的名称是因地而异。流行于霸县、保定地区的,称为河西调;流行于石家庄地区的,称为丝弦,又称弦腔;流行于邢台一带的,称为弦子腔;流行于山西雁北地区的,称为罗罗腔。今次来港公演的丝弦剧团,是石家庄市丝弦剧团,而正如上文所指,石家庄地区称此剧种为丝弦。

  难以为丝弦追本溯源

  说了半天,究竟丝弦是一种怎么样的剧种?说来奇怪,今天的戏曲学者居然无法为这个剧种追本溯源。箇中原因是缺乏可资印证的史料。明朝万历年间大文人兼大曲家沈德符在其《顾曲杂谈》提及〔山坡羊〕、〔傍妆台〕、〔耍孩儿〕、〔驻云飞〕、〔醉太平〕等曲牌,而这些曲牌均为丝弦所用,学者因而推论早期的丝弦,是在明清俗曲小唱的基础上衍变而成。

  不过,这种只凭曲牌名称而作出的推论,未必站得住脚,岂不知在戏曲国度里有很多同名异曲的情况,根本无法核实,曲牌名称尽管相同,但丝弦所用的曲调,真的是沈德符所述曲牌的曲词?因此,这个推论顶多只可用以参考。然而,事实上,丝弦到了清初已经普遍流行,而根据康熙年间河北保定府的《束鹿县志》的记载,“俗喜优俳……弦腔、板腔魁锣桀鼓,恆声闻十里外,或至漏下三鼓,男女杂沓,犹拥之不去。”由此可见,丝弦在该地很受欢迎。嘉庆年间,亦有丝弦遭受禁演而改为坐桌形式演唱的记载。

  分“官调”及“越调”两大类

  从表演内容而言,丝弦属于弦索声腔系统,即是说以一种状似柳叶琴而称为弦索的乐器作为主奏乐器的声腔系统。基本上,丝弦分为官调与越调两大类。官调的曲牌多属长短句,曲牌当中以〔耍孩儿〕为骨干,而以此衍生多种板式上的变化。除了〔耍孩儿〕,另有十多个曲牌穿插使用。官调的曲牌音乐大多清新明快。

  越调的曲牌是对偶式,以〔三道腔〕、〔罗罗〕这两支曲牌为主,然后加以变化,成为不同的板式,例如〔头板〕、〔起板〕、〔二板〕、〔三板〕等。除上述两个骨干曲牌外,越调亦有〔黑莺儿〕、〔黄莺儿〕、〔山坡羊〕、〔打枣竿〕等合共十二个曲牌用作插曲。越调的曲牌音乐较为激越悠扬。至于石家庄一带的丝弦,不论生旦,都用真声吐字,而以假声拖腔。

  特色不多 个性不强

  本来丝弦是以弦索作为主奏乐器,并因而得名,但在距今一百年前,即清末民初年间,改用板胡、笛子及笙,统称为三大件。打击乐器方面,亦由早期的大筛、大鼓、大铙,改为採用山西中路梆子或北路梆子的锣鼓。换言之,丝弦连自己最具特色的弦索乐器也弃而不用,自甘选用其他剧种的乐器。

  另一方面,根据记载,丝弦早在清朝咸丰年间,常与同省的老调梆子同台演出。扼要而言,当时老调梆子多演老生袍带戏以及唱老生调的净角戏,而丝弦则以小生、小旦戏为主。在长期同台的薰陶下,丝弦亦吸纳了老调梆子的老生与花脸戏。其实从另一角度看,与其他剧种同台演出,在在显明自己缺乏独当一面的特色。

  以不同技巧凸显人物

  综合上述,大家不难发现丝弦确是笔者在本文初段所说,个性不强(连主奏乐器也换掉)、特色不多(声腔简单、曲牌数目少)。不过,话说回来,纵使个性不强,特色不多,却并非论定丝弦无甚足观。事实上,丝弦有其可观之处,而今次石家庄市剧团来港公演的剧目,例如《空印盒》、《白罗衫》、《赶女婿》、《小二姐做梦》,都是这个剧种着名的大戏及折子戏,表演上各有精彩的技巧。

  以最着名的《空印盒》为例,戏里叙及知府陈坚设计杀害巡按何文秀时,以各式步法,包括掏步、蹉步、滑步,以及水袖功和耍莽袍等技巧,凸显自己如何得意忘形。

  另以《小二姐做梦》为例,在这齣以花旦为主的戏里,虽说是分成梦前、梦中及梦后三段,但前、后两段的剧幅极短,功能上只是引子和结尾而已;重心在于梦中。花旦演员在梦中这一大折戏里,以各式步法,例如碎步、轿步、弯腿、小圆场、手帕功等技巧,表达出嫁的既娇且羞之态。

  三位名家压阵参演

  再以《白罗衫》为例,演水贼徐能的僕人姚达,在戏里救护孤小、助其復仇的过程中,以“挺罗帽”、“坐屁股儿”、“滚转茶碗”、“大笑”等表演技巧,凸显姚达的不同心情,确实可观。据悉,着名老生演员张鹤林及女小生于俊仙随团来港,分别参演此剧的姚达及徐继祖。这两位都是六十多岁的丝弦翘楚,连同另一位年纪更大而且超逾“从心所欲”之年的边树森,为今次丝弦演出压阵献艺。由名家担演难得一见的剧种,戏迷不应错过。

   二○一三年中国戏曲节导赏系列之二

  编者按:河北省石家庄市丝弦剧团定于七月十六至十八日在香港大会堂剧院演出三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