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的斗茶/魏泉琪

2013-05-13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几天前,意想不到地收到了一位和尚朋友寄来的一包春茶和随附的一首七绝,岁月不居,不见这位僧人又六七年了。茶当然是好茶,诗也是禅味浓浓的好诗。无可答礼,我依韵奉和一首,所谓秀才人情纸半张也。拙诗是这样几句:

  山僧许我布衣尊,灵荈随诗到荜门。

  哪得煎泉幽竹下,柔风法语两温存。

  大和尚以“布衣尊”称许不佞,万不敢拜受。所谓荈,据郭璞《尔雅疏》云:“荈,早採者为茶,晚取者为茗。”末句中的“法语”意谓佛法禅宗之语,非法国语言也。

  喝茶是中国人的“国饮”。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唐人陆羽写了一部《茶经》,清雍正年间陆廷灿写的《续茶经》,是根据陆羽的原本重加补辑而成,凡三卷,共分十类,即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道、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饮、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图、末附茶法一卷。这是一部内容详赡、编次有法的集大成的学术专着。其中“茶事着述名目”,自《茶经》至清《佩文斋广群芳谱茶谱》,共七十二种,可说是洋洋大观了。

  到了宋代,喝茶非常讲究“茶道”,上起皇帝,下至士大夫,莫不好此,而且着书立说,加以理论化。如风流昏君宋徽宗赵佶撰《大观茶论》,蔡襄撰《茶录》,黄儒撰《品茶要录》等等,社会上一些文人雅士也流行一种“斗茶”的生活情趣。当时“词中大家”(清王士祯语)李清照与其夫赵明诚有搜访古器图籍的共同爱好,由于经济原因,往往“质衣(典当衣服)取半千钱,步入相国寺,市碑文果实归”,“相对展玩”。中年以后,他们由欣赏而进入辛勤治学的境界,“每获一纸,即共同勘校,整集签题;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捲,指摘疵病。夜尽一烛为率,故能纸札精緻,字画完整,冠诸收书家。”清照夫妇在严肃治学中,也时有高雅情趣的遣兴,那便是“斗茶”。这在李的《金石录后序》和他们的诗词以及赵的题跋中都不止一次地提到。可见李、赵之娴于“斗茶”技艺,因而在比赛彼此记忆力时也自然地接受了“斗茶”风习的影响。

  斗茶,又叫茗战,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品茶比赛,是古人用来比较茶叶优劣的一个专用名词。斗茶始于唐代,据考始创于出产贡茶闻名于世的福建建州茶乡。它是每年春季新茶製成后,茶农、茶客们比新茶优、良、次、劣排名顺序的一种比赛活动。唐叫“茗战”,宋称“斗茶”,并大盛于宋代。

  根据宋、明人笔记记述,斗茶大约包括以下三项:斗茶品、行茶令、茶百戏。

  斗茶品。二人或多人共斗,自带佳茗,先斗茶色,“茶色贵白”,“以青白胜黄白”(蔡襄《茶录》);次斗茶汤,根据茶的品种,选用最恰当的水煎,比赛茶汤的颜色、味道,汤色一般以纯白为上,青白、灰白、黄白则等而下之;重要的一点是,谁的茶汤先生碗边沾上茶痕(茶色水线),谁就是输家。宋代范仲淹《斗茶歌》云:“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芝兰。其间品第胡能饮,十目视而十手指。”既斗茶的品类优劣,又斗用水的功夫。有时茶质虽略次于对方,但用水得当,也能取胜。有时用同样的水煎茶,最能检验茶质优劣。

  斗茶,还须了解茶性、水质,以及煎后效果,如此才可操胜券。

  行茶令。茶令如同酒令,主要用以助兴。宋王十朋有诗云:“搜我肺肠茶助令。”自註:“予归,与诸友讲茶令,每会茶指一物为题,各举故事,不通则罚”(《梅溪文集》)。当然所举故事必得与茶相关,可以互问互答,答错则输,输者只许闻茶香,眼巴巴看?赢家品尝香茗。“词中大家”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行茶令,十有八九是赵明诚败北。

  最后是茶百戏。所谓茶百戏,即分茶,究竟採用什么方法,使盏面怪怪奇奇变幻无穷,今天已未能揭其奥秘。但宋人确有能“别使妙诀,使汤纹水脉成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这话看来有点玄乎了,余生也晚,没福享此清趣,只好一口气嘆掉拉倒。

  宋代斗茶之风的兴起,与贡茶制度有关。在向宫廷贡茶之前,以斗茶的方法评定茶叶品级等次,胜者作为上品进贡,负者淘汰出局。其实负者中很多也是优质茶。元代以后,此风才渐及民间,至晚清復消歇,因为这毕竟只是属于士大夫阶层与有闲有钱又有雅兴的知识人的一种“雅玩”,老百姓连稻粱谋还来不及,哪来这种闲情逸致?

  这些年来,全国及各产茶省区召开的各种名茶评比会、斗茶会才频频亮相,杭州的茶叶博物馆熔营业、参观和茶文化于一炉,风气所向,晚清消歇的斗茶又得以延续了下来,并且繁育了一大批茶文化氤氲出来的茶圣茶仙和茶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