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不能忘却的纪念

2013-05-13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12日,汶川县映秀各界群众在漩口中学遗址举行祭奠活动。图为学生排队向遇难者敬献鲜花/新华社

  5月12日这一天,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的天空非常蓝。从都江堰开车前来的彭先生和妻子,在父亲彭旭礼的名字前停住了脚步。他打开一瓶矿泉水,将水淋在石碑上刻有父亲名字的地方,然后用纸巾擦干净。“每年的清明和‘5.12’这天我都要从都江堰过来,给父亲扫扫墓,谈谈话,然后当天就回去。”说完之后,彭先生消失在祭拜的人群中,不愿多说一句。【本报记者甘球映秀十二日电】

  记者回过头来,看见那排长长的名字中,彭旭礼所在的地方格外干净。在这个地方,每位遇难者的信息只有一行,上面写?他(她)的名字和出生时间。

  “说好的相依为命”

  和彭先生一样从外地过来的还有陈华琴,她是从泸州过来看望儿子朱强的。出生于1989年的朱强,是武警四川阿坝州支队的一名战士,“5.12”地震发生时,正在汶川县映秀水电站执行警卫任务的他被暴发的山洪泥石流捲走,不幸牺牲。

  陈华琴在儿子的墓前呆呆地望?,不时用手帕擦掉额头上的汗珠。和她一起的,还有来自湖北、郫县等地的父母,也是来看望他们的儿子。朱强墓地所在的烈士墓群共埋葬?8位战士,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出生于1987年。

  陈华琴告诉记者,几位孩子的父母在“5.12”的前几天就会电话约好,一起来映秀拜祭。他们一般会提前一天到映秀,住一晚宾馆,第二天一早就过来。

  陈华琴说儿子很乖,很懂事,就是读书不怎么好。早在儿子退伍之前,她丈夫就去世了。“我们说好要相依为命了,却连最后一眼都没见到。”陈华琴说,儿子2006年底才入伍,她甚至连他穿军装的样子都没见?。

  如今,独自一人生活的陈华琴没有工作,平时会做点义工,让自己不再沉浸在悲伤里。她说自己很少梦见儿子,最后一次相见是在2008年5月11日,也是那一年的母亲节。“没有其他愿望了,只希望他在那边好好的。”说完之后,陈华琴继续望?儿子的墓碑发呆。

  彭旭礼和朱强长眠映秀镇遇难者公墓,这里长眠?6000多名遇难者,包括部分在抗震救灾中牺牲的官兵。公墓的左上方,是由广东省对口援建的地震遗址纪念馆,游客可以免费进入参观。

  除了遇难者的亲属前来公墓拜祭之外,许多游客和退伍老兵也加入到了这个队伍当中。78岁的徐康福走在一群老兵队伍中,说话已经含煳不清的他告诉记者,他也是每年都来这里纪念那些死去的人,特别是在抗震救灾中牺牲的官兵。

  追思亲人感悟生命

  漩口中学是现今映秀镇唯一一处现存的地震遗址,它也理所当然成为大家哀悼纪念那场地震中遇难人员的地方。12日当天,由汶川县组织的“追思亲人 感悟生命─汶川特大地震五周年祭”活动主会场就在这里。

  下午2时28分,汶川地震发生的时间,近2000名汶川各族群众和自发前来的游客聚集在这里,身?素衣,面对遗址,整齐列队,哀悼罹难同胞。

  仪式结束后,依然有许多人在漩口中学遗址中停留,望?那个停留在2时28分的钟,以及废墟上飘扬?的国旗。哀乐还没停止,思念还会继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