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森林定律主导普选讨论/民建联副主席 陈 勇

2013-05-1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昨日决定将终止“拉布”动议,许多市民对此表示欢迎,认为可令立法会重回正轨

  近期社会上出现诸如“佔领中环”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激进抗争行为,如果各方都以激进行为对抗,就像双方协商讨论之前,各自先拿出一把刀来,比比谁更强硬,笔者担心,如果有关普选方案的讨论,持续地按这样的轨道走下去,最终会被“森林定律”所主导,普选方案的讨论将会失去理性,变成各方拳头软硬的较量。

  有关二○一七年的行政长官普选方案,在政府未正式展开谘询之前,已经引起社会的讨论,而且,这次的讨论一开始就出现激烈对抗现象,建制派和反对派各执己见,更有激进的表现,使整个社会气氛充满火药味,令人担心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最终是否能顺利达成共识,推动普选进程。

  香港是个多元社会,对同一事件,社会上存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是正常现象,而且,在香港这一高度自由的社会,各种意见都能得到充分的表达。就普选行政长官的问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展开社会讨论,持不同立场和意见的社会团体和人士,都透过不同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和主张,虽然,直至今日仍未达至一个社会广泛接受的选举方案,然而过去的多次社会讨论,实际上已经为香港的普选进程,做了许多实质性的贡献,不断地缩窄分歧,在不同的层面达成许多共识,一步一步走向普选。

  以基本法为普选依据

  一九九○年四月四日全国人大通过的《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于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通过的《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二○一二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下简称《决定》),就是过去为达至普选所形成的共识的集中体现。《基本法》第四章和第六章,有关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规定,确定了香港按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达至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由普选产生的最终目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明确了香港可于二○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二○二○年普选立法会。

  现在,香港在普选特首的道路上,经过三十多年的广泛讨论,已经走到最后的阶段。在此阶段的讨论,应在过去建立的基础上展开,尊重过去形成的共识,这样才能事半功倍,推动普选的落实。如果无视过去的讨论达成的结果,一切推倒重来,只会製造更多的分歧,使普选进程倍加困难。所以,今日有关落实二○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的讨论,应该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框架之下展开,才是正道。

  激烈对抗令社会撕裂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社会上围绕二○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的讨论,却出现令人担忧的情况,个别学者、法律界人士,竟然公开唿吁市民以违法的方式佔领中环,亦有些团体、组织和人士,先后提出各种各样的“普选方案”,公然违反《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甚至提出普选方案不必依据《基本法》规定的论调,少数人甚至鼓吹以激进和暴力的方式表达意见。

  笔者认为,作为自由的社会,香港市民大可就二○一七年的普选方案畅所欲言,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各种意见的表达,必须建基于法治的基础,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以和平的方式去表达;此外,各种意见和方案也建基于尊重过去讨论所取得的进展的基础上,理性地讨论,只有这样,新展开的政制改革讨论才有意义,才能进一步减少分歧,促进普选的落实。相反,如果各方继续坚持己见,不断重复过去已经讨论过、已解决的分歧,甚而用更激进的手段抗争和辩论,只能令分歧扩大,社会撕裂,破坏了讨论的社会氛围,而使普选方案寸步难行,更有可能走回头路。

  近期社会上出现的“佔领中环”,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激进抗争行为,如果各方都以激进行为对抗,就像双方协商讨论之前,各自先拿出一把刀来,比比谁更强硬,笔者担心,如果有关普选方案的讨论,持续地按这样的轨道走下去,最终会被“森林定律”所主导,普选方案的讨论将会失去理性,只变成各方拳头软硬的较量。

  政治妥协需过人勇气

  笔者相信,绝大部分市民不希望香港出现这样的情况,市民希望香港的民主政制可以向前发展,香港能在二○一七年落实普选特首,所以,有关普选特首的讨论,应该回归理性讨论,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之下,展开讨论,这样才是对香港整体利益最好的方式。

  至于社会各界对二○一七年普选方案存有的分歧,笔者认为这并不奇怪,也不是完全不能解决的问题,为促进香港的民主进程,为落实二○一七年的普选,同时也从香港整体利益出发,持有不同政见和意见的社会各界,有必要牺牲自己的部分坚持,作出适当的妥协,从而促成《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框架之下的共识。

  比如,《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普选特首要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社会各界应可充分理性地讨论提名委员会应如何具有广泛的代表性,民主程序提名应该是怎样的程序等等,聚焦于这些重点问题展开讨论,就容易取得进展。相反,如果不尊重过去的共识,不尊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将讨论的焦点放在不需要提名委员会,或使提名委员会名存实亡,等同于无,那就难以达成共识,难取得进展。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