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联”方案逻辑混乱/宋小庄

2013-05-1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真普选联盟上周推出所谓的“七点共识”被批评为逻辑混乱(资料图片)

  众所周知,香港基本法对未来特区民主政制的发展只有“双普选”的目标,即行政长官普选,以及其后的立法会普选。但从“真普选联”最近的主张来看,该组织所要求的不仅仅是“双普选”了,而是“三普选”,即提名委员会也要由选民一人一票选择产生。这就等于要求修改香港基本法。

  日前报载“真普选联”提出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的七点要求。如果说,这是香港大学生的课堂作业,勉强可以认为尚有“思路”。但如果说,这是香港若干政党要员、专家学者反覆研究的方案,未免令人失笑了。

  “真普选联”的重要的政治主张是,2017年的普选,不但选举权要普及而平等,而且提名权和被选举权也要普及而平等。这是将三个不同的事物混淆起来了。例如猫、狗、羊虽然都是动物,但习性不同,猫吃腥、狗杂食、羊吃草,现在要求牠们一律进食相同的食物,岂不乱了天然的法则!

  参选与被选权不可混为一谈

  就行政长官的选举而言,选举权属于全体选民,提名权属于提名机构,被选举权属于少数社会精英,根本是不同的,如何能等同起来。就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言,表面上看只差一个“被”字,但在世界各国法律上的要求就各有不同。以香港特区而言,在选举中投票和投票的对象两者的差异,可以多达十馀项,不妨举例说明如下:

  在国籍方面,选民资格只要求是永久性居民,不设国籍要求,但候选人不但须是永久性居民,而且须是中国公民。

  在年龄方面,18岁就可以成为选民,但候选人务必年满40岁。

  在财产方面,即使破产者,仍然可以在选举中投票,但破产者是被限制参选的。

  在人身自由方面,尽管是囚犯,依然可以在监狱中投票,但囚犯是没有资格参选的。

  在外国居留权方面,允许选民有外国居留权,但有外国居留权的参选人是要被取消资格的,因为参选人是不能依恋外国的。

  在居住时限方面,选民只要合法登记为选民,并不管是否曾在香港长期居住,但候选人务必通常连续在香港居住达20年。

  在职业方面,选民不论从事何种工作都可以在选举中投票,但担任特定公职的选民是不能够参选的。

  在效忠方面,对香港选民没有效忠的要求,然而行政长官作为公民却有效忠国家的要求。

  如继续罗列下去,读者可能不胜其烦了。上述种种差异,在法律上是不能构成国籍歧视、年龄歧视、财产歧视、人身自由歧视、外国居留权歧视、居住时限歧视、联繫歧视、效忠歧视等等歧视的。恐怕也没有头脑正常的人和组织要求作一律平等对待。

  在美国,适龄的美国公民,不论是否在美国出生,只要在地球上出生,都可以成为选民,但要成为美国总统,则必须是在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这也不构成出生地歧视。

  在不少实行议会制(责任内阁制)的国家,政府首脑(内阁首相)务必是议员,但绝大多数选民不可能是议员,这也不构成非议员身份歧视。这样能够问鼎内阁首相的人就限制在人数极少的特定范围内,这也不构成特定范围歧视。

候选人须有政党身份不合法

  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不论是国家元首,还是政府首脑,都是政党要员,不是政党要员,也不可能竞选。但这也不构成要员歧视,或政党歧视。如果按照“真普选联”的要求,政党和非政党也要一律平等,岂不又是国际笑话。

  在香港特区,有政党身份是不能成为行政长官的,这本来是扩大了参选人的范围。但现在“真普选联”却反而要求有政党身份的人也可以成为行政长官,使非政党人士望而却步,实际上是缩小了参选人的范围,与其所谓“普及而平等”的被选举权的主张自相矛盾,背道而驰。

  众所周知,香港基本法对未来特区民主政制的发展只有“双普选”的目标,即行政长官普选,以及其后的立法会普选。但从“真普选联”最近的主张来看,该组织所要求的不仅仅是“双普选”了,而是“三普选”,即提名委员会也要由选民一人一票选择产生。这就等于要求修改香港基本法。

  也许是笔者孤陋寡闻,这种主张似乎是世界各国民主进程中前所没有的东西。从世界各国的普选事例来看,实现普选的通常是特定的政权性机构,例如国家元首、政府首脑、议会等,通常不包括法院,也不包括其他政府官员。如果对选举机构要求普选,或者以经普选产生的议会作为选举机构,则这种普选只能是间选,而不是直选了。行政长官既然以直选的方式实现普选,对提名机构就不应当再有普选要求了。如果对提名机构也要求由直选加普选产生,就是要求对行政长官的提名和选举实现双重直选制,香港就要成为世界“选举之都”、“普选之都”了。

  反对派输打赢要阵脚已乱

  推演下去,为了使香港成为世界“选举之都”,“真普选联”下一步还会要求什么呢?可能还会要求“普选之都”的平方或者立方了。例如,主要官员普选制,行政会议成员普选制,所有法官普选制等等,否则就不是“真普选联”所说的真正的普选了。

  所幸的是,香港还有一部基本法,“真普选联”的所谓“普选”不符合香港基本法。“真普选联”的胡言乱语,异想天开,大概是不能得逞的。

  然而,“真普选联”内也不是没有学者,也不乏专业人士,他们的专业精神和学者态度跑到哪里去了呢?以其昏昏,能够使人昭昭吗?笔者思来想去,不知为何?上流社会的人物为何变得如此低能?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原因只能是参照现行的选举委员会组成提名委员会,他们在该提名机构内可能仍然是少数,他们不去努力搞选举,而是输打赢要,只能耍赖,才提出那么多不知所谓的馊主张。  

作者为法学博士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