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错/鲁 人

2013-05-1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读鲁迅的着作时,竟发现註解中标出了不少文章中的错误,粗一分类,就有好几方面,抄录下来总有二三十条。

  将人名张冠李戴佔得最多。将孔丘弟子的话说成为孟子之言;又将孟子之言按在孔子头上,不过,一送一还也算扯平了。在《〈近代木刻选集〉(1)小引》一文中,鲁迅将杜甫的诗:“我有一匹好东绢,请君放笔为直干。”归在苏东坡名下。而他那篇着名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就出了两个错误,一是将春秋战国时楚国的“温伯”误做吴国的“季札”;二是将司马昭的事扣到了他老子司马懿头上,而后一个错一错又错了三遍。在其他的文章中,他还将清代端郡王载漪认作大臣刚毅;把元代江南释教总统杨琏真迦,误记为国师八合思巴。

  错写的名言典故。将明人笔记里的“五虎五彪”,记为“十彪五虎”。《记“发薪”》一文,将“生年不满百”,写为“人生不满百”。《隐士》中的“谋身谋隐”写成“谋隐谋官”,这个倒错得有趣,想必先生写得太投入,一疏忽错了字又颠倒了顺序,却揭了伪隐士以隐谋显的虚伪,这正是先生写作时真实的想法。

  其他有记错了朝代年月的。如将“金兵”作“元兵”;将明代的《析骨分经》提早到宋朝。鲁迅在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二日,“元旦开笔大吉”,送了好友臺静农一首诗,道:“云封高岫护将军,霆击寒村灭下民。依旧不如租界好,打牌声里又新春。”这诗作于一月二十六日正月初一,本是“戏为邬其山先生一笺”,邬其山即先生的日本好友内山完造是也。后来,先生又抄给了臺静农,只是抄写时作了几处小改动。当时,早已佔领东三省的日军,又佔领了山海关,形势危及平津。国民党驻军则在奉命撤退。而蒋介石却正亲任总司令,指挥对红军的第四次围剿。此诗作于大年初一,即体现了鲁迅将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中的勤奋,又见其在国之将亡,百姓将受涂炭之季,内心不可抑制的忧愤。信的落款,错将“酉年”写作“申年”。这一错,不知是惯性使然,还是忧愤使然。

  鲁迅文中还有将本没有之事当作已发生之事的错误。他说唐人《朝野佥载》一书中记有“武后朝有一位某男士,将脚裹得窄窄的”奇闻,但书中并无此记载。他还写道:“法国人的波特莱尔,当巴黎公社初起时,他还是很感激贊助”。歷史上也无象徵派诗歌的开创者波特莱尔贊助巴黎公社之事。其他的错误也偶尔发生,他在给日本友人增田涉的信中将宣纸的产地安徽宣城县,误写成燕赵重地宣化府。还在《“题末定”草(六)》的引诗中,将“变”错写作“工”;“消”错写作“委”,他虽在诗后以括号註明“手头无书,也许记错,容后订正。”却终于未“订正”。

  六七百万字的作品,收罗出二三十处错误,实在是微乎其微,不过攒鸡毛凑掸子,零零碎碎集中在一起时,也有点可观了。把这些集中起来,并非要让曾经神一般的鲁迅丢脸。反是想让人们知道认真如鲁迅;渊博如鲁迅;伟大如鲁迅的文坛巨擘也有出错的时候。其实,出错本无碍,碍的是一副不容冒犯的大师派头。别人指出他的错,不管善意恶意,一律怒颜相向,以为不单是被摸了屁股,简直是转至他的尊面前撒野了。

  鲁迅已故去数十年了,将他的一堆错罗列出来,似乎无法知道他老人家的反应。不过这里倒有件事,可以说明先生的态度。一九三三年夏,广东的一位小学教师吕蓬尊写信给鲁迅,指出他在给陈炜谟翻译的小说《老屋》作的后记中,错将原作者梭罗古勃,写为另一位作家安特莱夫。鲁迅在八月一日的回信中,坦率地承认“是我写错的”,并说“指示种种,不胜感谢。”在那位素昧平生,又卑微无名的小学教师面前,鲁迅是无半点大师面貌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