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化、刻意化与平庸化

2013-05-1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通识教育科无疑是新高中学制和课程的最大亮点,它提倡的多角度思考、批判思维以至全人教育观,堪称集各科之大成,所有学生必修必考的规定,更令通识科得以打破长期以来文、理、商硬性分科分流以至知识偏废的局面。

  不过,理想远大不等于必达目标。多名在本报《通识新世代》撰文的学界朋友纷纷关注到通识教、学和评所存问题和危机,笔者归纳为:真理越辩越明?角色越扮越好?评分越调越准?

  讨论不能达共识

  通识教育教师联会干事刘锦辉指出,通识科一个常见活动或者鲜明特色就是角色扮演活动,即老师订题目,几个学生分组各扮一角色,然后在组内讨论,希望最终达至共识。但他发现,学生有时只是将手上资料复述一次,各说各话,思考空间并不大;讨论方案时,他们亦未必一定有能力晓得何谓让步、何谓底线。“结果就是学生往往不能达至共识,只流于将手上资料向其他同学输出。”

  通识教育科专业发展学会会长庄达成表示,通识教育科经常选择方便“争议”的时事议题在课堂讨论,有时很可能变成不断重复简化了的正反对立观点,甚至变成无意义、仪式化的例行“功课”,以至为“争”而“议”、为“议”而“争”。教师被要求价值中立,勿轻易表态,结果可能经常要刻意地“接纳”、“包容”一些学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歪理、诡辩。这是否教育的真谛?

  资深通识教师邓飞则关注到通识科超负荷的政治使命,他认为要回答今年文凭试那道“拉布”试题,就涉及到“立法、行政、司法”三方面的硬知识,香港现行政制的特点是,行政部门有权草拟提出,但无权自己拍板决定,立法会有权审议批准或者否决,但几乎没权单独提出法案或者预算。他质疑,政治教育公民教育,是否非要从社会政治时事争拗这么高的层次来切入教学?“目前这种‘去专业化’的剪报闲谈式的教学法,能够有效进行学与教?”

  通识教育会副会长黄家樑则忧虑,通识卷的考评机制设计或导致尖子不尖,普遍学生得分都是中间落墨。两人评一卷的双评制,若分数落差过大,则会由第三位阅卷员评级,“但如果只交由普通的阅卷员覆核,‘再错一次’的机会实在不容排除,对一些表现‘突出’的考生,实在非常不利。”

  上述观点并非无的放矢,希望当局正视。

  吕少群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