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反对派带?兜圈子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人大常委会在2007年作出决定,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可以通过普选的方式选出。明确了普选行政长官的时间表,结束了香港社会长期对这个问题的争拗,更有利于香港社会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动民主、促进和谐。乔晓阳等中央官员也一再明确表示,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目标是中央坚定不移的立场。可以说,落实这个目标是广大香港市民普遍接受的法律规定。但是2007年的决定并不只是规定了2017普选行政长官的目标,还规定了其他内容,应该整体适用,不可各取所需。

  首先,规定了在普选行政长官之前,要经歷“五部曲”的法定程序,在这五步程序中,提出普选行政长官具体方案的只能是特区政府。广大市民、社会团体组织等当然可以参与谘询,向特区政府提交意见、建议;但是不能代替、架空特区政府,自己拟定方案,以“佔领中环”、瘫痪香港社会秩序为要挟,逼迫特区政府接受这种符合所谓“国际标准”的方案。这违背了2007年决定。

  其次,规定了如果行政长官选举办法没能依法定程序进行修改,那么仍要适用之前的选举办法。虽然中央有良好祝愿,希望2017年可以落实普选行政长官的目标,但是按照基本法和决定,普选方案要经立法会投票通过。殷鉴不远,2005年泛民议员就是捆绑投票,否决了政改方案,导致政制发展原地踏步。如果这一次泛民议员再次否决普选方案,纵然中央大开绿灯也无能为力。如果新的方案通不过,当然还要依照旧的规定,这是法治的基本要求。虽然我们热切期盼2017年普选的目标可以落实,但是万一普选方案无法在立法会通过,那么仍要依照2012年的特首选举办法选举行政长官,这在基本法和决定的框架内有章可循。如果像某些人那样,硬要说这就是民主的终结,就要採取如“佔领中环”等激进手段逼迫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让步,这才是真正地抛弃法治、违反程序正义。

  第三,按照基本法规定,普选行政长官中一个重要环节是成立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那么何谓“广泛代表性”?2007年决定已经给出答案,就是“参照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具有法律效力,不是建议、意见、参考,不能想适用就适用、不想适用就不适用。反对派认为2017普选行政长官的时间表的规定对自己有利,就遵守决定;但认为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提名委员会的规定对自己不利,就不遵守决定,这不符合法治原则,在一部法律中各取所需是输打赢要的做法。

  整个香港社会对普选行政长官的讨论,不要被反对派带?兜圈子,要回到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框架上来,要回到讨论如何按照人大决定的规定组成提名委员会上来,要回到如何让提名委员会通过民主程序提名特首候选人上来。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