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峰岂能知法违法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十一名社运常客昨日以支持陈玉峰为名到警署“自首”,被批评为做骚及浪费警力

  近期香港发生的种种事情,令人无法不质疑,香港到底还是不是一个法治社会?一名见习律师,在明知自己已是“被通缉人士”,竟然不採取任何回应措施,甚至还要以各种方式试图去混淆视听、迴避自己的责任。不仅如此,一群常年以社运为生的人士,为求维护自己的利益,竟然不顾法律本身,成群结队去以“自首”方式支援违法者。律师被誉为社会的“良心”,但这种所谓的“良心”律师,知法违法、挑战行之有效、广受支持的法治时,将对香港社会产生何种负面的影响?

  据电台报道,昨日,十一名去年参加过反国教集会人士,到湾仔警察总部报案室,查询自己是否被低调通缉。到警署查询的包括五名“学民思潮”成员以及多名协助反国教集会筹备的社运人士。他们表示,警方以通缉和低调处理的手法,拘捕“佔领中环”行动秘书处义工陈玉峰,希望了解自己会否亦是被列入通缉之列,又说想釐清事实,以便日后参与社运工作。其中一名人士陈景辉说,以往警方用高调手法处理通缉人士,但近日发生的事件,令他们觉得有查询的需要,不认为自己是浪费警力。

  身为律师毫无诚信

  游行与示威是基本法保障香港市民所享有的权利,但拥有这种权利,同时也意味?责任。以这种自由去侵犯他人的自由,或者以此去破坏香港的法治,绝非香港市民所愿意看到的。到底陈玉峰为何被通缉、而事件又是否一如反对派政客所言是“政治打压”呢?其实事件并不复杂,只要釐清脉络,得出接近事件的真相,并不是太难。

  问题之一,根据“佔领中环”发动者所言,陈玉峰是因参与“佔中”才被拘捕?但事实完全相反,据警方及律政司的声明,陈是因前年参与“七一”游行违法才被拘捕,事件除了陈以外,另外的八人皆已归案并认罪。事件与“佔中”完全没有关连,所有的,只不过是“佔中”者口中所言的“时间巧合”。

  问题之二,为何选择“佔中”宣布之后、距事发十六个月之后,才拘捕陈玉峰?如果批评者稍微放下政治偏见与阴谋论,就会很容易发现,所有问题根本出自陈玉峰自己身上。《东周刊》昨日引述一名警方内部人士表示,警方在去年一月接获律政司的检控指示后,由港岛总区重案组人员逐一联络十九人到警署办理落案手续,惟独陈玉峰未有回应,遂在同月将她列为警方通缉人士。可是,在过去十六个月来,探员在不同日子和时间,先后多次致电及上门找陈玉峰,并将她涉及罪行的资料以及警方决定採取检控行动的讯息告之,她依然採取迴避态度。

  该名警官透露:“探员打过逾二十次电话给陈玉峰,但她多数不接听,即使听电话,亦在探员说不上几句便以不同藉口挂线,包括表示要睡觉、又试过在探员报上警员编号及说明要求后,质疑他是否警务人员,然后挂线。”至于警方的上门行动,也超过十次,结果全吃闭门?,“负责探员曾经向应门的陈玉峰家人,清楚讲解警方找陈的原因及目的,要求代为通知陈到香港仔警署办理落案手续,可是陈一直未有现身”。

  混淆视听以图卸责

  显而易见,如果在过去十六个月里,陈玉峰只要听一次警方电话、负起公民责任配合警方的调查,事件焉会延宕至今?身为一名见习律师,完全应当明了自己的权利与责任,但她连续二十多次无视警方的行动,这种现象本身已经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陈玉峰竟然无视事实本身,在社交网站上肆意发表有严重误导性的图片与文字,意图将事件拖向政治化,以政治压力为名,为自己开脱。其做法已经严重扭曲了一名律师所应具备的诚实、正直品格。

  问题之三,为何被通缉人士还能自由出入境?按陈玉峰自己的解释,她不知道自己已被通缉,甚至还张贴出自己多次出入境以及与官员合照的照片,以调侃的语调称:“我是被通缉人士”?

  事实是,根据警方表示,本港的通缉令主要分两类,第一类是经法庭颁发的通缉令,另一类是由警方或其他执法部门内部发出的通缉,“两种通缉令均会根据案件的严重性,决定是否需要入境处协助截停。所以未必凡被通缉者,都会在出入境时被捕。”而香港当前有多达一万六千人属于被通缉人士,当中只有八千人会被限制出入境。如果陈某人是普通市民,不知情或者情有可原,但陈玉峰熟读法律,连这种基本的法律常识也不懂,怎能令人信服?

  政治操作弄巧反拙

  问题之四,事件是对“佔中”的政治打压?如果这种观点成立的话,笔者倒要反问:“佔中”是今年初才提出的,而陈女士早已一年多前已被警方通缉,难道警方有预知未来的本事、提早布置“杀鸡儆猴”行动?从逻辑上这显然说不通。当然,反对派人士或许会说:警方是眼见当事人积极参与“佔中”才千方百计寻找档案去“整”人。这种论点其实是建基在没有事实根据的“臆测”,如果这种说法同样成立的话,那么,陈女士理应是近几个月才会收到警方的联络,何以两年来会有多达二、三十次的联络行动?

  事件本来是一起普通的案件,但在“佔领中环”政客别有用心的操弄下,竟然演变成一起“政治打压”、“政治检控”事件,不得不佩服反对派的能耐。但请这些凡事必谈民主自由的“政治大佬”们,以及那些被人利用尚不知情的“社运小兵”们自我反省,以这种方式去冲击香港的法治,未来得到的民主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民主怪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