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里的社会团体/岚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近日的佔领中环、码头罢工、立法会拉布等等社会问题,都令香港社会充满对立气氛,有人把这个容许不同群组发声的社会称之为“公民社会”,觉得是一个几乎毫无缺陷的制度。其实这一词语本身并没有政治立场,公民社会之中包括了不同的群组、文化、阶层,甚至不同的既得利益者;当中的一些人因为在社会上的声音太小,可能被欺压,故此散乱的一群人群策群力,汇聚力量,使自己成为一个个组织,令声音强大,可以用民主、公平的方式去制衡政府,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我相信每一个这样的团体,初时凝聚的人都是自愿参与的,因为团体可以帮助他们改善不公平的待遇。我认为这在文明社会是必需的,因为弱势一群很容易被强大一方吞噬。但问题是,弱势一群往往想变强大,因为强大了就有更多资源。故此,我认为大部分在公民社会兴起的组织,都是一个恶性循环,虽不排除有目的纯洁组织生存,但一定不是主流。

  为何我会这样说?因为在组织成立初期,成员往往是自愿加入,可一旦强大了,加入的目的已不单单的为了公平,而是为既得利益,甚至有些组织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得到的好处往往显而易见。只不过,生存在公民社会的每一组织,都不会拆穿邻舍的假面具,原因是只要整个公民社会稳步发展、力量庞大且资金雄厚,他们每一个就都可以与政府角力。

  但为什么偏偏要对抗政府呢?就好像现在有人说工人、工会与外判商对立,错的是政府没有帮工人一把。政府这是颇无辜的,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商贸频繁,自由开放常被说成“核心价值”,忽而又要求政府插手,插手了又是否干预了香港的核心价值?政府也左右为难。不过,民间组织的道理很简单:每个团体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作决定的,若外判商要赚钱,当然从节流(压低工资)入手,那么工人向外判商反映又有什么效果呢?所以每每对立的组织都不会直接的与对方抗衡,而是透过政府向他们的“死对头”讨价还价,因为政府本身就是一个要照顾社会任何一方利益的母体。任何人、团体、阶层找政府去帮忙、反映意见、游行示威都是对的,因为政府在任何的立场中都是一个正确的“针对”对象,即是讨利益的对象。

  不过,当利益到手后,往往道谢的对象都不是政府,而是代表他们“发声”的团体。这没办法吧,都说政府是一个母体了,就是说它的角色就像母亲一样,需要体谅爸爸工作上的苦处,帮助女儿入学,替儿子买模型,闲时探望家姑,每天打理家事细务,最重要的当然是向每人分配零用钱……但通常都不会收到道谢,因为作为一个母亲,所有工作都是理所当然的,最多每年母亲节都给你放一天假吧,所以大家明白国庆假期的灵感是取于哪个节日了(笑)。那就请各位帮忙一下,就一天,就在国庆那一天,不要穿黑衣,不要手持反对标语,一副哭丧的嘴脸,那天可是妈妈的生辰,少气她一天可以吗?

(作者为八十后青年)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