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四十四》三个地点演三场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墙四十四》第一章“消失”围绕盲歌手(右)和寻父女子的故事展开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黄靖自从加盟“人山人海”后,唱歌出专辑,很久不演戏了。“其实演戏不是我强项。”他说。但这次不加锁舞踊馆请他在《墙四十四》中扮演盲歌手,他没多想就答应了。

  交错变幻 连续绵延

  “主要是cast(阵容)好吸引我。”他说。黄靖和编舞陈敏儿十多年前就认识,两人曾在观塘一场小型演出中合作,可惜时间太短,“不过瘾”。

  不像这次的《墙四十四》,用的是“连续舞蹈剧场”的概念,从四月尾一直演到七月头,三场演出三个地点,交错变幻却又连续绵延。“在香港,事情总是发展得太快。”陈敏儿编舞跳舞十多年,见到一齣作品排出来,演过,然后就被人忘记了,觉得可惜。

  “能不能有一个略微长久些的作品?”在陈敏儿和黄靖看来,“长久”不单指演出的时间跨度,也意味?排练和观看的一种态度。“我们一直都在寻找。”

  寻找父亲,以及记忆中的八十年代。陈敏儿在《墙四十四》中饰演女主角,从外地回港,为寻找离奇失踪的父亲。作品第一章名叫“消失”,四月尾在湾仔富德楼演出,讲的是女子去到父亲的公寓,与公寓中形形色色租客相遇的经歷。黄靖饰演的盲歌手便是租客之一,一袭黑衣,沉默寡言。他在第一章结尾段落出现了十分钟,“可一句台词也没有”。

  交往“交谈” 缓慢黏稠

  “(那次出场)好像一个引子,引出第二章的故事。”黄靖说。取名“记忆”的第二章,情节主要围绕盲歌手和寻父女子展开:歌手回忆自己与消失老人的相处,女子由这回忆牵引,向更深的回忆里走去。两人的交往主要透过“交谈”,可这交谈并不是你来我往那样直接的,总像是隔?些什么,用陈敏儿的话说,有种“蔡明亮电影的味道”,缓慢且黏稠。

  “说是交谈也没错,但用的好像又不是dialogue(对话)的方式。”这种沟通的阻障,在黄靖看来,或也影射出当下社会个体之间的疏离和淡漠。“没有人肯听老人究竟讲了些什么,除了盲歌手。”他饰演的角色看不见,却更敏锐,也更用心去“听”。

  从来,记忆并非只堆砌在一众视觉符号上,也需仰赖触觉和听觉的介入。“我走在路上,闻到洗衣店烘干机的味道,会想到我妈妈。”陈敏儿说。这也是黄靖饰演的盲歌手不论走到哪儿都拎?一台录音机的缘故,因他想记录下周遭的声音,给日渐苍白的回忆添些养料。“现在的小孩子哪里见过录音机啊?他们是和iPad一起长大的。”黄靖说?,伸出手在空中做了个滑屏的动作。

  舞蹈音乐 抽象迷离

  尽管故事发生的背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但一众编创却不愿将故事讲得太实在,“不想箍得太紧”。因此,不论陈志桦的文本,抑或陈敏儿的舞蹈和黄靖的音乐,都尽可能地抽象。“我们不想给观众一个确定的答案,也不想给我们做出来的东西贴上这样那样的label(标籤)。”陈敏儿说。就像她编排的舞蹈,不是现代舞也不是芭蕾或中国舞,而只是“用身体语彙去表达情绪”;就像黄靖今次创作的音乐,素材虽是南音《客途秋恨》和粤语歌《悲秋风》等,却将这些传统旋律做了现代化的再加工。

  之前黄靖给人的印象,是弹结他吹口琴安静唱歌的男孩子,但这次,他在《悲秋风》中掺入了电音,“想旋律听起来更有力一点儿”。“可能有人看过演出后会怀疑,这是不是阿靖写的歌啊?”但他自己倒是乐意尝新的,“这作品本身不就是一种尝试吗?”

  编者按:不加锁舞踊馆主办的连续舞蹈剧场《墙四十四》第二章“记忆”,本月二十三至二十六日在牛棚剧场演出五场。门票现于快达票发售,查询可电二七七八三四八八。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