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林.戴维斯:永不丢失对音乐的爱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科林.戴维斯擅长指挥白辽士曲目

  二○一二年四月十二日,英国《泰晤士报》首席乐评人莫里森对垂暮之年的英国指挥家科林.戴维斯(Colin Davis)作了一次访谈。一年后的四月,戴维斯以八十五岁高龄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本来的演出已经安排到了二○一四年。所以那次访谈应该是戴维斯在公开场合留下的最后一次谈话记录。我们摘选了部分,缅怀大师。

  问:我听说您刚刚开始从事指挥事业的时候,指挥家这个形象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暴君”?

  答:没错,我的确也尝试过做一个暴君,但是结果证实,实在没有那方面的天赋。(笑)

  问:我想问的是,您年轻的时候有没有花费大量精力去处理那些技术性的问题呢?

  答:的确是这样。我们当时花了很大的力度去研究史特拉汶斯基,因为那时候大家对此都毫无概念。没有谁演奏过他,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接到史特拉汶斯基《三乐章交响曲》的任务时,是那样不知所措,但现在呢,连《春之祭》也不需要人们认真排练。

  用一生研究总谱

  问:要彻底掌握一份总谱需要多久?

  答:一生的时间。我曾对你说过,如果仔细回顾一个指挥家的生涯,那么就会发觉蒙羞的经歷一个接?一个而来。而这就是这个职业。

  问:当我们读白辽士的回忆录,就会发现十九世纪初的欧洲与今天的情况有太多相似处——两百年过去,音乐家的生活还是那样不稳定,没有安全感。

  答:没错,一直如此,不过或许这也正是乐趣所在。我们音乐家都在为生存而搏斗。回顾往事时,我发觉,还好没有一支交响乐团会因为经济衰退而宣告解散,真是让人庆幸的事。

  问:我们都知道,您曾对白辽士的音乐付诸了巨大精力。为什么白辽士之前很少被演奏呢?

  答:据我所知,大部分百科全书里的白辽士一栏的资料作者,恰恰从来没有听过他的音乐。所以那些观点,比如白辽士是多么先锋主义,或者他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音乐教育,或者他的和声体系完全是错误等等的言论才得以诞生。事实上,很少有人能有力地纠正这些观点。指挥家库贝利克(Rafael Kubelik)在科文特花园歌剧院上演的《特洛伊人》顿时让我过去所有的成见一扫而空。于是,我决定为白辽士做点什么。与唱片公司的“拉锯战”最终以唱片盈利而告终,让我有了莫大惊喜。

  问:我觉得有点奇怪的是,您年轻的时候反而对那些英国作曲家——比如埃尔加、沃尔顿不感兴趣,但是现在又对此非常热衷了,对吗?比如沃尔顿的《第一交响曲》你已经上演得非常成功了。

  答:是的,这种兴趣必须慢慢培养。人们也许会议论:“瞧啊,这个傢伙在做的事情与他二十五年前做的大相径庭!”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与二十五年前并无二致。否则真是白费一场工夫了!

  大量消费哲学书籍

  问:您是英国人,去过美国和德累斯顿,那么在您看来,不同国家的乐团有无区别?

  答:肯定有。比如我去过的布拉格爱乐,他们的声音就很严峻,又比如德累斯顿的声音则有较大的可塑性。说一句题外话,我在美国波士顿的时候,去商店买东西都会被每个人认出来,因为那里的社交圈子小,你也因指挥职业有了一种优越地位。

  问:据说您的最大爱好是看哲学书籍,对吗?

  答:我大量消费书籍,这简直是一种病态!

  问:那么您有没有信仰呢?

  答:我信仰上帝,虽然我不去教堂,但如果一个伟大的作曲家写了一首安魂曲或者一首弥撒,我会高度信仰它的每一行音符。瞧瞧这些人:莫扎特、贝多芬、威尔第、白辽士,当他们在一个生命阶段丢失信仰的时候,都会在作品里透出浓浓的遗憾。《庄严弥撒》如此,《安魂曲》也如此,所以我称之为“乡愁”。

  永远不为钱拉琴

  问:您一共有七个孩子——其中的多少去经商了呢?

  答:两个。七个中的五个乐器玩得非常棒。他们回家相聚时会一起演奏弦乐四重奏,而我则在一边做饭。

  问:您知道委内瑞拉青年交响乐团的事情吧,您觉得我们有没有什么可以从中借鉴的经验?

  答:我对此有了解。那里的孩子最主要的麻烦是没有太多事情可做。我们会对他们说,如果你成为音乐家,就不会游荡在街头了,但很多地方的人们不会听我们的劝说。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去争最政治上的鼓励——保障每一个儿童有从事音乐教育和演出的权利。比如匈牙利就立法保障过这件事情,结果迎来了匈牙利音乐事业的巨大成功。还有,恐怕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就是,那些本该给音乐兼职教师或拿来购买乐器的钱被挪用了。

  问:如果让您为初出茅庐的年轻音乐家们给点建议,您的意见是?

  答:两件事情至关重要,第一件是耐心,第二件是永远不要丢失对音乐的爱。如果你没了这两样东西,也就走到头了。所以每当年轻人加入乐团,我都会对他们说,这两样是你的宝贝。尤其是你和音乐的关系,千万别让任何人夺走!一旦你哪天滋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我为钱而拉琴”,那么你的灵魂就死了。所以我一直说,凡是没有巨大的热忱与热爱,就干脆别踏入音乐这行业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