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君体也相同/斯 人

2013-05-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看柴静在她的博客里写一宗冤案,两叔侄被冤强姦杀人罪,前后十年冤狱,牵涉十个当事人,最后因为偶然的因素得以平反。看这个案子看得人心里郁闷──还有多少不幸被冤的人在牢里?

  主持冤案的是一位女警官聂海芬,据说主办三百多件案子,判处死刑犯三百馀人,破案率达百分之百。而据被判有罪的两叔侄说,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这个聂海芬,也就是说,这个主持侦查的女警连一次像样的审问都没有参与过,她就“百分之百”地肯定这起兇案是由两叔侄经手的。

  十年之后,因为偶然的原因,真正的兇犯找到了,并且已经因为另一宗杀人案伏法,而这两个可怜的乡下人,白白蹲了十年牢房,受了无尽苦,家破人亡。不知道在我们国家的法律里,有没有给予这种被冤枉的人索赔的条文,还有,对那个轻率定罪、以他人的痛苦来成就自己“英名”的女警,有什么惩戒的方法吗?

  一个公安干警可以随便定他人之罪,如果政府赋予他们这种草菅人命的权力,那人间冤狱岂不是无日无之?

  在宣判无罪的法庭上,被冤屈的张高平说了一段沉痛的话:“你们今天是法官和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的话,你们的子孙也可以被冤枉,也可能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一个普通农民,坐十几年牢,悟出这么一个很普通的道理,但我相信,很多手上有生杀大权的官,并没有这种觉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