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消费未有过热/赵令彬

2013-05-1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香港必须更多关注家庭债负过高的问题(本栏5月15日)。现时全球主要经济体大多受债负过高困扰,其中欧美日等发达国情况尤劣,如美国全国总债负仍逾300%GDP(最高时曾过350%)。

  相比下香港情况可说是十分健康,政府、企业及金融机构等的债负水平均基本安全甚至理想,家庭债负达GDP的61%虽属歷史新高,但在国际比较下却属较好,与德国相若而低于日韩,更远低于英国(90%)及美国(85%)。

  当然仍不能因而放松警戒,必须注意控制债负升势。幸而楼市已开始调整,故债负上升的主因正被消解。

  另一方面,楼市回调的经济及金融风险很大,须防由此引发震盪。差饷物业估价处的最新数据显示,楼价已于三月出现微降,结束了13个月的升轨,拐点应已出现,就看今后下调之势会否加速。一般来说,资产市场的消泡过程充满不确定性,很难做到可控地稳步调整,故必须对出现急调有所准备。

  在金融与楼市的交织风险外,最近金管局又提出了另一项问题,并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争议。这涉及经常帐由盈馀转赤字的趋势,和这是否反映了本港消费过热。

  过去在1980至1981和1994至1997两个时期,楼市过热楼价急升,均与贸易平衡转现赤字配合,而自2009起又出现类似情况,楼价急升而贸易平衡已由逾7%GDP下跌至近零,转赤的趋势明显。

  楼市升温引致消费热有一定的理据:资产涨价每造成财富效应而刺激消费,楼市交易增用家入伙多,也要添置更多家居用品。更根本者是,楼市及消费升温均同属经济兴旺的反映,何况两者间还可产生互动,令各自的效果更显。上述情况很可能是80及90年代两次升温的写照,但却不表示今次也必是如此。特别是对中下层来说,指消费过热或颇觉讽刺,而这也引起了对消费热说法的质疑。

  解读经常帐平衡转负时,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一)消费及经常帐数据均被自由行扭曲。内地人在港消费变成了港人消费,出口变成了内销。内地人在港购物增加了本港进口,但因自行带走却不在出口项反映,故扩大了外贸逆差。

  (二)贸易平衡由正转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外需转弱,并非全因消费热等增加入口的因素所致。

  (三)本港楼市升温的利好,每不惠及中下层,甚至会因拉高租金、物价及供楼开支而有损消费能力。

  总之,今次的楼市升温而外贸平衡转负,由于经济基本格局已变,或不能再沿用以前的观念来作解读,反应探索新的理解方案。过去经济快速发展时楼市消费俱热,近年因发展停滞却可出现楼市热消费冷。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