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谍变》冷战后的柏林谍战

2013-05-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片中这一幕对峙,或会令观众想起《无间道》

  冷战结束,美国失去了前苏联这个对手,也令美国的间谍电影或特工电影暂时少了好用的歹角。韩国电影人就没这烦恼,朝鲜仍然坚不可摧,更换了新领袖金正恩。韩国片《柏林谍变》的两国特工对决,就以金正恩上场为故事开始的契机。

  柏林在冷战期间分为东西,既是一个城市有两个政权、两种意识形态,西柏林亦是铁幕下的自由孤岛,名义上并非西德管辖范围,只能靠空路及数条特定陆路,穿过东德领土通往西德。

  一九六一年围墙落成,既把西柏林进一步围困,亦阻挡了东德人向西逃的路线。英美的间谍小说及电影,很快便掌握到柏林于美苏冷战的特殊位置,柏林成为上世纪六十年代间谍片的最佳背景,一九六五年有《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一九六六年更有三部:《Funeral in Berlin》、《The Quiller Memorandum》及希治阁的《Torn Curtain》。柏林既被围困,但同时是进入铁幕的刺探,或从铁幕投奔自由的窗口。虽然冷战不在,《柏林谍变》的英文片名“The Berlin File”,有点向上世纪六十年代间谍小说及电影致敬的意味,“档案”(file)一字唿应另一部英国间谍名片《The Ipcress File》,而片中的韩国特工,与美国中情局特工交换资料时,便用一本John le Carre的小说作掩护,John le Carre正是《谍网谜踪》(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及《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的原作者。

  《柏林谍变》以一宗军火交易揭开序幕。特工仲成代表朝鲜,于柏林一间高级酒店向反美阿拉伯组织出售导弹,在场尚有俄罗斯中间人。他们不知道正被韩国特工监视,双方谈好价钱,正要签约及转帐,却突然发生枪战,阿拉伯人被以色列特工掳走。为防朝鲜特工逃脱,韩国在未录得贩卖导弹的证据下採取行动,但韩国特工志信轻敌,于酒店天台被仲成逃脱,要不是仲成放他一马就会没命。

  仲成于朝鲜有英雄级待遇,但在柏林没有正式身份,要住在简陋的公寓,其妻秀贞于朝鲜使馆做传译,有时要在领事的命令下,“招唿”德国政府高官。韩国贸然动手,惹来外交风波,志信成众矢之的,他拜託美国中情局的朋友,试图找出线索,解释何以有多路人马捲入这次交易。金正恩于朝鲜刚上场,旧朝元老董将军安然过渡,他派出亲儿明苏整顿朝鲜于柏林的军火买卖,他轻易查出韩国特工买通朝鲜领事常到餐厅的侍应,矛头指向传译秀贞。一切恍如计中有计,秀贞有否出卖国家,而仲成自己又会否是董将军要对付的人?

  龙蛇混杂谍战好地方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柏林间谍片,多数不是实地取景,厂景搭成的柏林阴阴沉沉,比雾都更多雾。八十年代住过柏林的朋友,回想当时,觉得西柏林气氛剑拔弩张,随时擦枪走火。今天围墙倒下,德国统一,变成悠闲、空间感充裕的都市。何以今天继续是上演韩国朝鲜的间谍战的理想场地?当年的东柏林是朝鲜于欧洲的重要活动中心,而德国的土耳其移民后代众多,中东人能不被怀疑、公开活动的欧洲大城市,确实不多。

  片中的阿拉伯恐怖分子,便以售卖Doner(中东肉丝沙律夹麵包)作掩饰,先是仲成从Doner摊档取得交易地点,中后段秀贞被阿拉伯人掳走,用的小货车也印有Doner公司标记。不过导演没留意到阿拉伯人其实不同土耳其人,阿拉伯人不算能轻易融入柏林人群。但导演没弄错的是,Doner的普遍,它在柏林比德国及奥地利其他城市略受欢迎,也好吃一点。

  《柏林谍变》有不少柏林实景,例如波茨坦广场、中央车站、Friedrichstrasse火车站、勃兰登堡门(还有那里专向游客行乞的巴尔干“难民”),不过除了片头仲成与志信的天台角力,武打或枪战场面只能在室内取景,应该是在韩国厂景拍摄,未算能以柏林景色衬托重大场面,也与美国影片出外景的策略相反。美国片通常避免于次要场面到外国取实景,但尽量将高潮以真拍或假贴的形式于地标上演。《柏林谍变》的枪战火力实在太勐,不会被柏林市政府批准拍摄。不过天台角力一场,却也拍出“柏林苍穹下”之美,并不是柏林的天空特别美,而是柏林楼房特别矮,天空尽收眼底,而香港人抬头望天不见天。

  无关痛痒的韩国政府

  虽然韩国特工志信抽丝剥茧,查清各国于军火事件的关系,并帮助仲成救出秀贞,但他在影片的地位低微,只属程咬金,亦表示电影没有把韩国当成事件的救世者,最后韩国政府更会出卖仲成。英国间谍小说及电影(姑且把《007》都包括在内吧)最严重先天不足,就是英国本身。二战后的英国沦为欧洲小国,其实不是冷战的重要玩家。《柏林谍变》将谍战战场移到国际,但会承认朝鲜虽为韩国最大威胁,但朝鲜的对手其实不是韩国,影片的国际视野可算不卑不亢。

  《柏林谍变》是部男人戏,全智贤所饰演的秀贞戏份少,亦想像不到她会接那么素的角色,到最后只是男人戏中典型的人质,导演也以最简单的方式,令仲成不必面对被别的男人碰过的妻子,就是杀死了她。仲成的角色也切合多年来韩国间谍片中朝鲜间谍的形象,沉默寡言,一击即中。不过仲成是代表邪恶一方的好人,所以就有将军之子明苏的角色,做邪恶一方的坏人,也是典型的卑鄙猥琐。

  看片头字幕,以为影片会一样拍得花巧,但出乎意料,镜头及剪接都是非常老实,绝少像《叛谍追击》第二、三集的导演Paul Greengrass採用摇晃镜头(香港的AV玩家似乎非常受落),打斗场面的招式像军人的搏击,不一定拳拳到肉,但直取要害。《柏林谍变》的“谍”与“打”的比例一半一半,等到影片一半才变成动作枪战片,喜欢最新一集《007》的朋友会找到不少雷同之处,例如地铁车轨内的追逐,或最后的荒野决战,但韩国应不会抄得这样快。最后笔者有一点质疑,为什么仲成会对被偷听感到惊讶?

  文:刘伟霖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