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楼/真 如

2013-05-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没有人天生喜欢说负气话。除了政客,哪个普通香港市民会抵触“希望在明天”,“香港明天会更好”的愿景?但事实总是那么令人心情复杂。

  本月十七日至二十六日,香港话剧团黑盒剧团将上演话剧《危楼》。这齣由张飞帆任编剧的话剧,以三年前的马头围道塌楼事件,造成四人死亡的悲剧为原型,将四个社会典型所代表的低下阶层的生活搬上舞台。他们分别为“一楼一凤”的妓女,从事销售的嫖客,独居老人和新移民少年。于是,香港草根阶层的命运如此巧合又必然地纠结呈现。导演李国威特地设计了一个寓言式的场景:坍塌前的危楼。他认为:“香港的生存状态就好像‘危楼’般,低下阶层的压力渐渐到了一个无法承受的地步,就像一个压力煲,外面看来风平浪静,其实只需一点事情就足以引爆。”剧中充满了尖锐的讽刺,也瀰漫?出路何在的迷惘气息,再就是令人窒息的都市中的寂寞。陈永泉饰演的独居老人曾经一度风光,最后却变成付钱给新移民少年以聆听自己的故事。“一楼一凤”的凤姐,在香港没有亲人,希望不依靠他人生存,却处处遭受欺压,无法满足最卑微的愿望。新移民少年的扮演者凌文龙在体会了角色的生存状态后非常感慨:“那种悲剧在于,你走不出去,又想走出去,同时又承认,自己确实走不出去。”说到香港弱势社群的处境,陈永泉有另一种看法:“有时候未必是他们不肯努力,只是不知道如何去努力。”

  《危楼》合乎情理地去表现草根阶层无奈甚至无谓的挣扎,本地创作人堪称不辱文化使命。导演自述:“好像在戏中,我也会加入女人说听到婴儿哭声的暗示,到最后塌楼,哭声传出,恍似那是最后的生还者,其实对于前景,我是抱有盼望的。”这番话,很熟悉,似乎很有高尔基的《在底层》、夏衍的《上海屋檐下》的馀韵,象徵剧的味道甚浓!看来,人们期望“香港明天会更好”的同时,也不可不正视香港的“危楼”生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