鳜鱼吹起桃花浪/流 沙

2013-05-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现在正是江南落花流水时节,美景看不尽,美味尝不尽。不说那田间地头有滋有味的艾青、蕨菜、马兰菜、水芹,一汪春水中的鳜鱼也到了食用的最佳时节了。

  唐代的张志有诗: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正是在这桃花盛开的时节,春风扑面,河水涨起,肥肥的鳜鱼开始从越冬的河水深处游上来了。

  不少人也许不知道鳜鱼是哪种鱼类?事实上它的俗名叫桂鱼,苏菜系中享誉海内外的的松鼠桂鱼、徽菜系中的臭桂鱼,都以鳜鱼为主材。

  对俗人来说,食材不过是食材,但读读古诗词那些关于食材的描写,实在充满了诗情画意,读了诗词,再去品尝,那入口的不仅仅只是美味,而且有了文化味。

  苏菜中的松鼠桂鱼歷史悠久,其实基本做法简单,将鳜鱼割上数刀,放在油锅炸,颜色呈金黄色时出锅,其形像松鼠,然后浇上汤汁便可。二十年前我在镇江读书,渔民还能从长江里捕上鳜鱼,我经常在中山西路上的黄山菜场里看到,记得商贩们总是提醒顾客,不要用手抓,江里的鳜鱼性子兇勐,会咬人。那时的鳜鱼价格记不清了,但肯定不贵。

  现在长江里的野生鳜鱼恐怕少见了。而在旧时,鳜鱼肯定是江苏一带的平常水产,不然也不会有松鼠桂鱼这样的名菜诞生。

  宋时晁沖之,作过一首诗,诗曰:浦口潮来沙尾涨。桅樯半落帆游漾,水调不知何处唱。风淡荡。鳜鱼吹起桃花浪。这一句“鳜鱼吹起桃花浪”,特别生动。我理解的“浦口”大概是现在的南京浦口一带,河水里的鳜鱼成群结队,春天来了,桃花开了,它们跃出水面换气,拨动一层一层的浪花。

  晁沖之是个大藏书家,他的伯伯晁端友与苏东坡是同科进士,晃端友还在我老家县城做过县令,离我家不远的一座石头山上,至今还有晁端友的拓字。现在去读其侄子晁沖之的词,就觉得十分亲切。

  鳜鱼向来是鱼中上品,原因在于它少刺而肉质细嫩丰满,肥厚鲜美。特别是“桃花流水”时节,它已在水底越冬数月,长得更为肥厚,此时食用,鲜美无比。明代医学家李时珍也爱吃鳜鱼,他将鳜鱼誉为“水豚”,除了鲜美之外,鳜鱼还有“能补虚劳、益脾胃”的功效。

  记得是一九九二年到无锡太湖游玩,我还吃过一条很肥的太湖野生鳜鱼,大致是十五六元的价格,当时已是菜馆里最贵的菜了。去年再到无锡,菜馆里仍有太湖鳜鱼,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太湖中已不可能捕上野生鳜鱼,现在的鳜鱼大都是在池塘中饲养的。那种“鳜鱼吹起桃花浪”的原生态环境,只有在宋词中才能找寻得到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