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肃推出解决巴以问题新主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博士 柳 莉

2013-05-16 04:25:04  来源:大公报

  5月初,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同期访华。双方虽未举行直接会谈,但中国适时提出关于解决巴以问题的“四点主张”,在中东舞台上独立发声,引发关注。

  中东和谈成为政治“秀场”

  巴以冲突歷经半个多世纪,仍未见和平的曙光。冷战时期,中东是美苏争霸的“主战场”。海湾战争后,美国独霸中东,开始主导中东和平进程,马德里和会开启了全面解决中东问题的新篇章。歷届美国政府虽在不同情况下、不同程度地关注并力促和谈,但自1993年巴以签署《奥斯陆协议》后,便未再取得实质性突破。奥巴马上台以来,巴以曾于2010年9月恢復直谈,但两轮后即再陷僵局。近来,美国计划在约旦主持召开巴以“探索性对话”,迄未有任何进展。

  巴以矛盾演绎至今,已逐步流失解决问题的现实基础。经过数次战争,以色列成为对抗中的绝对强者。在双方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的情况下,若没有第三方的强力介入,和平难以在谈判桌上实现。歷史上,以色列屡屡为和谈设限,但2007年哈马斯武力夺取加沙地带后,形势发生了逆转。巴勒斯坦内部的分裂使得“两国方案”失去其原有内涵,和平的希望更加渺茫。乘奥巴马“纠偏”之机,阿巴斯顺势就恢復和谈提出前提条件:停建犹太定居点、“1967年6月4日线”作为未来两国边界、释放巴囚。

  巴以问题已超越当事方,难以单独解决。巴以矛盾根深蒂固,非一日之寒,又与其他中东热点问题盘根错节。巴以问题的解决属于“一揽子”工程,耗时耗力难见头绪。作为和平“掮客”的美国,感受颇多。实际上,自小布什时期以来,巴以和谈已在美国中东战略中逐步“边缘化”。近年来,特别西亚北非动盪以来,国际和地区形势发生巨大变化。美国开始实行战略“东移”,在中东地区有序“退出”。尽管巴以关系仍是解决众多中东问题的关键因素,但多数情况下已沦为对局人的政治“秀场”和手中“闲牌”。

  中东既是“竞技场”,也是“大舞台”。由于深受“反恐”战争和金融危机影响,美欧在中东地区的疲态已显,俄罗斯则力有不逮,客观上为中国提供了拓展空间。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近年来综合国力又得到显着提升,国际社会对中国参与中东问题的解决寄予希望。巴以和谈虽已成为各方“秀场”,但始终佔据道义高地,是中国展现“负责任大国形象”的首选。况且,巴以和平的实现有助于确保地区和石油供应的稳定,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何乐而不为?

  “秀场”新手的“独门秘籍”

  相比于西方国家,中国在推动巴以和谈方面独具特色。首先,中国从未侵略过中东地区,没有歷史包袱。中国与有关各方关系良好,立场更为公正、平衡,所提建议更易为当事方接受。巴以首脑此次“北京行”已体现自身特点,即东道主的巧妙安排和“有容乃大”;其次,中国虽被排除在“四方机制”外,但始终重视并积极参与中东和谈。中国于2002年设立中东问题特使机制,在地区演变的关键时刻,总会出现中国特使“劝和促谈”的身影;最后,中国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特别是在冲突地区开展经济合作的经验。中国在继续加强和深化与巴以经济联繫的同时,可将其转化为相应的政治影响,发挥“正能量”。

  值巴以首脑同时访华之际,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四点主张”。这是中国第一次以最高领导人的名义就中东问题提出明确和具体主张,表明中国愿为推动巴以和谈发挥更加积极的建设性作用。巴以问题对其他各方始终是一项“面子”工程,但中国展现了认真、严肃的态度。巴以问题发展至今,已成为一块“烫手山芋”。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仍是国家当前要务。中国在中东地区发挥作用,没有挑战任何相关大国的实力和野心。中东地区仍属中国的“大周边”,在制订、实施中东政策时应出以公心,把握客观与平衡,为实现中东和平与稳定而不懈努力。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