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城镇化中的“不定时炸弹”/郑曼玲

2013-05-16 04:25:04  来源:大公报

  殷鉴不远,曾轰动一时的增城新塘事件、潮州古巷事件所暴露的社会群体裂痕尚未完全平復,广州大塘近日又爆发另一宗外来工与本地管理者的激烈冲突。这表明了,“外”字划出的鸿沟一日未填,二元化社会带来的深层次矛盾,始终会成为广东这个流动人口大省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的“不定时炸弹”。

  改革开放以来,人口巨潮沿?从农村到城市、从欠发达地区到发达地区的路径流动,为流入地注入巨大经济活力。然而,不容乐观的现实是,伴随?这一波城镇化进程的,是投资扩张的热潮,表面上看,城镇规划范围扩大了,房屋道路建得更多了,但只看见物,却看不见人。体现为,城镇人口急剧增加,但城乡二元结构却没有根本改变,大量农民工进城却不能落户、建设城市却不能享受城市福利,被户籍制度等藩篱阻隔在城市之外。统计显示,中国目前名义上的城镇化率虽已超过50%,但实际上有城镇户籍的不足35%,而有房者的比例,则低于1%。数亿农民工,每年像候鸟一样到处迁徙、漂流,城镇化进程与原定目标之间显然出现了偏离。

  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说过,“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但与广州大塘的这些湖北籍民工一样,大部分进入城市的外来人员,需要面对的往往是户籍制度的门槛、用工制度的壁垒、利益唿声的沉没、讨薪歷程的艰难、社会歧视的冷眼,正是这些有形无形的制度歧视、意识歧视、管理歧视和生活歧视,把“异乡人”推向城市生活的边缘地带,诱导他们萌发群体性对立情绪,一旦出现突发性导火索,就会以极端方式爆发出来。从增城新塘事件、潮州古巷事件,到广州大塘事件,莫不如是。

  要想拆除这些“不定时炸弹”,避免城市化之痛,关键在于人口的城市化,即推进农民工市民化。不仅要让农民进城,还要以产业转移为依託,确保农民进城后能找到稳定的工作,政府更应在医疗、养老、住房、教育等方面缩小待遇差别,实现更加均衡广泛的公共服务,让外来人员得以安居乐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人。同时应停止管、控、压、罚等简单粗暴的管理方式,更加善于运用文明的服务方式,通过对话、沟通、协商、协调等办法来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

  显而易见,作为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城镇化涉及到社会管理的方方面面,难度不亚于另一场“摸?石头过河”的重大变革。但无论如何,被寄予厚望的新型城镇化,不应向过去的发展模式低头。从以物为本走向以人为本,是上自庙堂、下至江湖,对“新型城市化”的普遍解读和殷切期待。惟其如此,才能实现让不同人群和谐共处、携手融入不断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的美好图景。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