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气壮终止“拉布”闹剧/陈光南

2013-05-17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公民党和民主党初时说不参加拉布,后来他们不断派人协助“四丑”延长拉布,并且集体不出席会议,蓄谋製造流会,阻挠财政预算案拨款,弄出了一个“不拉布实际参与了拉布”的闹剧。严重的拉布现象,说明立法会病了,不遵守基本法了,香港整体秩序运作和重大利益受到不应该的折腾。在维护大局的前提下,立法会主席有不可迴避的责任。他除了熟读议事规则,更应该熟读基本法的条文,理直气壮地维护基本法,制止反对派集体上演的拉布闹剧。

  由于人民力量和社民连实行拉布,阻挠财政预算案拨款的通过,公民党和民主党初时说不会参加拉布,后来大量的事实说明,他们不断派人协助四个小丑延长拉布,并且集体不出席会议,蓄谋製造流会,阻挠财政预算案拨款。他们口是心非,又想损害七百万港人的利益,瘫痪政府的所有服务和纾解民困的措施,又想逃避选民不再投票给他们的惩罚,所以,弄出了一个“不拉布实际参与了拉布”的闹剧。

  抗剪布是假 挺拉布是真

  议会的大堂,出现了大量的空的座位。反对派宣称抗议剪布,所以不出席会议。这正好不打自招,反剪布其实说明了他们真正的机心,就是要配合拉布。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互相配合,殊途同归,都是要瘫痪财政运作,为香港製造财政悬崖。这和他们当初参选的宣传纲领,完全背道而驰。他们承诺,可为市民争取福祉,可推动发展建设,原来都是假的,他们领纳税人支付的工资,就抬槓了,就罢工了,让大量的立法草案和有关经济民生的议案大量在立法会积压,动弹不得,一晃眼就浪费了一个月,他们浪费的工资达到了二千多万元。

  当初曾投票给反对派的街坊们都十分气愤,批评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议员,领高薪又不工作,甚至阻挠别人工作。他们自称要为社会大众服务,好像有高尚的大志,岂料连普通打工仔的品德也没有,以后选举,一定要他们作出一个保证:如果阻挠立法会议论香港事务的程序,不参加会议,他们就应该扣人工,如果让财政预算案瘫痪,立法会议员应该优先不发工资。许多市民都说,拉布有什么目的,香港市民们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

  想復辟英制 搞“去中国化”

  反对派的喉舌报纸苹果日报15日社论,题为“捍卫应有权利,比问题本身更重要”说,拉布的理由,根本不是理由,并不重要,拉布就是“捍卫应有权利”。这些权利来自哪里?该报说:有一些反对派“不贊成这次拉布,不等于反对在其他议题拉布(比如23条立法),更不表示支持剪布,因为剪布意味茪中诌F议员就政策辩论的权利,也等于削弱了宪制上赋予立法会监督行政机关的权力。”末任港督彭定康在他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中说,他忧虑香港的自主权“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在曾钰成配合行政的剪布之下,立法会的监督行政的权力,可能就断送在他手上了。”原来,反对派拉布,就正好是落实彭定康及“英国人不会从香港撤退”的计划,要在香港保留英国的影响力。如果由承认中央权力的爱国爱港政府执政,他们就要利用立法会处处阻挠,所提出的各种修订,只不过是一个藉口,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就是要保护他们瘫痪政府施政、製造财政悬崖的权利。香港已回归十六年了,但仍有一些英国残馀势力,留恋前朝,留恋?英国人的落日馀晖,所以,他们要重新復辟,要抢夺权力,要改变基本法规定的选举行政长官的办法。正因为这样,他们举?港英殖民政权的的旗帜游行示威,他们要反对国民教育,他们要搞“去中国化”,他们要搞“佔领中环”,仿效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聚集群众夺取政权,让香港变成为“不能治理的地方”。

  拉布所出现的问题,反对派议员讲清楚了,苹果日报更讲得露骨了,就是不承认宪制的文件基本法,有些人所谓“维护核心价值”,乃英国主权的议会制度,把香港当成是一个国家的政权,英国议会有什么,香港作为地方议会也要有什么。最近一年来,已经出现了五次“拉布”,瘫痪了议会的运作,更重要的是通过各种冲击,逐步否定基本法的权威地位。有一些人,把立法会的议事规则,放到了凌驾于基本法的地位,奉若神明。但是,觉得基本法并不重要。政府架构的重组、高铁拨款、长者生活津贴和本年度预算案等,直接涉及政府财政和政府体制,都可以修订,拉布一次比一次闹得兇,这都是严重地违反基本法的。

  一年五拉布 违大法就剪

  基本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立法会议事规则由立法会自行制定,但不得与本法相抵触。”很明显,议事规则绝对不能抵触基本法,更不能高于基本法。所以,严重的拉布现象,说明立法会出了问题,如果连立法会也病了,不遵守基本法了,香港整体秩序运作和重大利益,自然受到不应该的折腾。在维护大局的前提下,立法会主席有不可迴避的责任。因为他未能守住基本法的底线,让反对派得到了挑战基本法的方便和空间。既然法院已颁令,立法会主席有权主持立法会的会议,什么议员的修订能够接受,什么不能够接受,议会怎样才能够有效运作,不会瘫痪香港社会,不会瘫痪政府的体制运作和公共开支的运作,就应该有一把天平。除了熟读议事规则,立法会主席就更加应该熟读基本法的条文,理直气壮地维护基本法,制止反对派集体上演的拉布闹剧。大法不依依小法,这是把宪制的上下伦理搞错了。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