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香港的法治精神/纪硕鸣

2013-05-17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前不久,在报章上看到一条新闻,菲佣出街买菜,将三十五元的猪肉虚报为五十元,被僱主发现,菲佣又拒不承认。僱主报警,警方作出检控告上法庭。先控以欺骗手段取得财产罪,后改控偷窃罪,但被告不认罪。主任裁判官却认为,为十五元不应该闹上法庭。法官指僱主为了区区十五元损失而报警,直斥“很荒谬”,另又指控方认真准备开庭审理更是有违常识,还反问控方“警察无其他?好做?”

  违法行为报警无不妥

  从内地移民来香港数十年,虽然从来没在生活中遇到要直接劳动警察的事,但我知道,有事找警察是最可靠,最安全的社会行为。楼上响声太大、冷气滴水,家庭纠纷、邻里矛盾等各种繁杂事等都可以报警,警察到来也会很专业的作出处理。香港警察素质都很高,可以给予专业的处理意见,还可以记录在案,一旦再有冲突发生可作法律参考。正因为看似繁杂小事,有警方介入,最后大都可以将之遏止在大冲突的萌芽之中。而涉及违法犯罪的,警方又可以绳之以法,以维护司法尊严。

  僱主和菲佣发生矛盾,虽然只是区区十五元小钱,但菲佣和僱主各执一词,最好的方式是报警处理,以第三者及执法者作出合理判断,是防止事情因为争执恶化很理性的处理方式。不是“警察无其他?好做?”而这本身就是“警察要做的?”,而且我认为,这些年,正因为香港警察都做的很好,足以支撑起香港“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法治精神。

  表面上看,支撑起繁荣及多元香港的是遍布港九的银行和金舖,谁都不会否认财政实力是东方之珠的基石。但其实,商业繁荣的背后是社会秩序,没有稳定的社会秩序,就不会有繁荣的商业社会。而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来之于法治,一个可以维持依法治理,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社会,才会是繁荣和稳定的。所有人都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归根结底一切均须以法律为行为准则,上至法官,下到平民百姓,坚守香港的法治精神才会让香港既繁荣又稳定。

  令人不解的是,法官的分析不是依是否行为违法,而是按涉及金额来判断该不该报警,该不该上法庭。法官之后还质问控方,为何不以其他方式处理?我不知道对违法行为,普通市民除了依赖司法还能以什么方式处理。中国古训歷来是“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对触犯法律的违法行为,只有罪与非罪,而不会有金额大的行为才是违法,金额小的可以不算违法,可以有“其他方式来处理”。这一点,我是到了香港后,在真正的法治社会中才体会到的。

  在内地,超市失窃,即使抓到小偷,你报了警,警察先问大概是多少钱,不到数额都不会出警。看香港报章,有在超市偷窃的,哪怕是几十元的货品,被抓后都报警处理,要上法庭由法官来裁决的。法治理念及制度不同,警察的处理方式不一,但很明显,前者会助长小偷小摸,而大偷大盗又都是从小偷小摸而来。

  但从这一案件的庭审中,法官释放出这样的可以让法院省事的法律信息,将会让社会感到迷茫,一是金额涉及多少才够的上报警?下次类似案件出现,警方也会先问大概是多少钱?如果不够数,警察是否也会说,去“以其他方式处理”吧。那其他方式又是什么呢?还好,当时控方回应也很清晰,他指出:法律意见从未考虑这点。

  不能因钱少而忽略案情

  相信,香港没有依金额而确定是否需要报警或者告上法庭的法律。前些年,香港康文署两名前女票务助理,曾因受贿预留演唱会门票,在九龙城裁判法院裁定“公职人员接受利益罪名”成立,两人各被判入狱八个月,以及向康文署归还所得利益,涉及200多元。裁判官高伟雄指出,贪污是社会人士眼中的邪恶行为,两名被告身为康文署票务助理,理应为市民提供方便,但被告滥用职权,剥夺了公众排队买票和选择喜好位置的机会,这对公众实在不公平。裁判官认为,虽然在同类案件中,本案涉及的金额较少,两人于当值期间赚取的现金回赠仅为200多元,但不能忽略案情的严重性,两人行为等同接受贿款,须严肃处理。这就是香港法律对犯法行为的严谨之处。

  香港的公共场所,随处可见的是各种警示牌。告示行人乱扔拉圾、随地吐痰,甚至乱窜马路都会遭到检控。虽然实际检控的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这些告示,对香港人每天起?警示作用,就算是来自内地习惯于强力管制的人来说,也都起到了十分有效的约束力。法律实施需要强制力,强制的目的是为了让市民形成遵守规则的习惯,这同样是香港法治精神的精髓。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