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巧生铜炉文化延续中国香火/本报记者 陈 旻 图、文

2013-05-17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陈巧生用四十年时间研究製作铜炉

  江南苏州自古出能工巧匠。近年中,苏州民间手艺人陈巧生花费了近二十年时光,精心钻研传统铜炉铸造技艺,凭亲自復原的失蜡法铜炉铸造技艺和古色古香的“巧生炉”在海内外收藏界声名鹊起。位于苏州相城区的“巧生炉博物馆”将于五月十八日揭幕,这是内地首家集铜炉陈列、铜炉製作技艺展示与体验于一体的特色博物馆,总佔地面积达二千三百平方米,博物馆陈列陈巧生四十年来製作的经典铜炉作品四百馀件。

  復原失传二千年“失蜡法”

  今年五十六岁的陈巧生出生于铜匠世家,家中三代开铜匠作坊,专製铜铲、铜盆等铜製日用品。陈巧生自十八岁起跟?父亲做铜匠手艺,一条小船,一副铜匠担,几乎走遍了江南的大小县城。

  陈巧生说,“文革”期间,当地很多人将家中铜炉、香炉、铜镜砸烂后拿到他家作坊里熔掉製成铜盆等日用品,他亲眼看见成吨的铜炉、佛像、铜镜等珍贵古代铜製艺术品被熔毁,自己也亲手熔化过许多罕见的稀世之珍。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海松江县的一大户人家请他将一隻双款宣德炉变成了主人家里洗脸的铜盆和盛饭的铜铲。

  一九八二年的一天,陈巧生在苏州古玩市场闲逛时邂逅一位老友,老友问他能否做宣德炉,他一口答应。他自信自家世代做铜器,製炉应该难不住他。

  岂料,一旦进入,却发现“太艰难了,无法用语言描述”。执拗的陈巧生为此闭门不出,从製作工艺,到铜的配方、雕刻手法、模组製作,从一无所知到逐渐精通,他用长达十年自学与摸索。

  只念过小学三年级的陈巧生,潜心研究歷朝歷代的铜炉器型风格、铜器材料配比、纹饰特徵等,足迹遍布博物馆、古玩市场以练眼力。

  陈巧生介绍道,铸造工艺有陶范法与失蜡法。失蜡法是古代秦汉时期铸造铜马车及青铜等金属器物所用的精密铸造方法。做法是,用蜂蜡做成铸件的模型,再用别的耐火材料填充泥芯和敷成外范。加热烘烤后,蜡模全部熔化流失,使整个铸件模型变成空壳。再往内浇灌溶液,铸成器物。以失蜡法铸造的器物可以玲珑剔透,有镂空的效果。不过,古代失蜡法已失传了二千年。

  陈巧生从细节入手,试图復原失蜡法,他从材料、黏土、浆料成分、模壳硬化等全过程一一发掘,反覆实验。他说,“记不清失败了多少回”。陈巧生通过查阅古籍和数千次试验,终于復原了明代宣德炉铸造技艺失蜡法,继而完善并发展了铜炉开模、炼铜、铸造、皮壳製作等几十道关键工艺。

  全手工仿製“宣德炉”

  明代宣德炉传承了唐、宋、元等铜炉器型的精华,在铸造过程中宣德皇帝召集了三百多位民间顶级工匠,他们的集体智慧将明朝铸炉技艺推向顶峰,宣德炉因此名扬四海。

  虽然自己创新、设计了六百馀款铜炉器型,但陈巧生对宣德炉极为虔诚推崇。身为製炉人,他能看得懂宣德炉,熟知宣德炉在技术和文化层面上所达到的高度。他说,“宣德炉是神品,后世也有仿得好的,但还是差一口气”。就为了这口气,陈巧生琢磨了近四十年。

  陈巧生说,宣德炉的基本形状是敞口、方唇或圆唇,颈矮而细,扁鼓腹,三钝锥形实足或分裆空足,口沿上置桥形耳或了形耳或兽形耳,铭文年款多于炉外底。

  第一次尝试做宣德炉,从开始构思到成炉,陈巧生用了近一年时间。没有存世老炉,仅凭一张老炉平面图,根本不知道炉子另外几面是什么样子,如何才能復原宣德款铜炉,陈巧生彻夜苦思冥想。有时半夜来了灵感,在图上画两笔;刚打个盹,又有感觉,再起床记录,如此循环往復。铸造时,一边火攻,一边用中草药擦拭。

  陈巧生严格遵循古代全手工工艺,不以现代工艺投机取巧。铸炉过程中除铜材外,还添加金、银、锡、镁等贵金属,令炉体格外细腻。此外,炼次繁多,炉材经十二炼后,铜质纯净无杂质,触手细腻温润,柔嫩可掐,如婴儿皮肤,声音清脆悦耳,压手恰到好处。他採用失蜡法,一模一件,件件手工,精益求精。

  陈巧生製作的“巧生款”宣德炉被当世藏家称为“巧生炉”,造型古朴,工艺精湛,色泽润和,充满灵气,宝光内敛,能与明清“宣德炉”以假乱真,为此,陈巧生製作的宣德炉多次被心怀不轨之人当作“老东西”高价卖出,甚至数次上了拍卖会。

  生性厚道的陈巧生在三年前将自己製作的铜炉冠名为“巧生炉”,并打款,以防被作假坑人。

  建博物馆传承铜炉文化

  “巧生炉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以“铜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铜炉製作技艺和铜炉文化”为主题的专业博物馆,总投资超过三千五百万元人民币,展品有陈巧生收藏的数十件古代铜炉文物和近四十年来陈巧生所製作的当代铜炉精品。

  博物馆分为东西两馆,东馆分为五个主题展区:“炉之有名 始于博山”、“炉之盛行 大明宣德”、“巧生製炉 传承创新”、“沧海遗珍 古炉撷英”、“非遗传人 陈氏巧生”,以时间为中轴,展示从宣德炉到巧生炉的经典传承。

  馆内陈列品中,洒金宣德炉格外引人注目。洒金炉上金色纹饰自然、生动,疏密有致,呈现自然含蓄的美感。陈巧生说,明清时期,洒金炉对技艺的要求非常高,不仅需要工匠掌握製炉工序,还要有美术绘画功底,只有绘画名家才能在炉身上画出生动、自然的花纹。然后,用铅和汞熔炼的金水一遍一遍地在高温下浇在炉上,经过多道上金工艺,最终才会呈现出点金的花纹图案。他自己正是严格遵循古代宣德炉製作技艺,採用明清传统金料和製作方法来製作洒金炉。

  二○○七年,陈巧生创作的水红铜鎏金龙耳瓶、水红铜梅花狮钮熏炉、水红铜四面观音立像等总计十六件作品入选二○一二年上海世博会,被评为“中华民间艺术收藏品”。二○一一年,他获苏州市人民政府颁发“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古韵铜炉技艺传承人”称号。一二年,陈巧生创作的“明式凤眼桥耳套炉”荣获第七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金奖。同年,他创作的“带座沖天耳三足大乳炉”荣获江苏省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