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谓的改变/郭庆晨

2013-05-1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曾写过一篇《“官陞脾气长”之类》的小文,说到有些人陞官之后长的不光是脾气,还有别的什么,其中包括辈分。现在想来,很有必要专门说一说官陞辈分长的事情。有些人,在尚不得志时,眼睛总是朝上看,见人都要矮一辈。可一旦位高了、权重了,眼睛就开始往下看,辈分也跟?长起来。在这方面,曾经当过窃国大盗的袁世凯就是较为典型的代表。

  袁世凯年轻时,曾与张謇同在吴长庆幕下为官。张謇是清末的状元,很有些名气。袁世凯初见张謇时,曾以弟子礼相谒,来往通信皆以“夫子大人”相称;自从担任山东巡抚后,再写信,称呼就改了,不再是“夫子大人”之类,而是“季直先生阁下”;待到陞任直隶总督,又由“季直先生阁下”改称为“季直我兄”。从“大人”到“先生”再到“我兄”,尽管是羞羞答答、扭扭捏捏,但还是把辈分长了上去。按说,辈分是固定不变的,孙辈就是孙辈,爷辈就是爷辈,既不会长也不会矬。可袁世凯为什么会长了辈分呢?无他,只是因为陞官了。张謇是个有学问又有几分诙谐的学者,他在给袁世凯的信中不无讽刺地写道:“夫子尊称不敢,先生之谓不必,我兄之称不像。”揭穿了袁世凯早先对自己在称呼上的虚伪。

  那个曾经写过《悯农》诗的唐代李绅,官运不济时,曾在一个叫李元将的人家里寄居,并称其为叔。后来,李绅当了大官,不满意李元将仍管他叫侄儿,李元将知趣,便以兄相称,李绅仍不高兴,李元将再改为以侄自称,反过来管李绅叫起叔叔来,可李绅还是不悦。无奈之下,李元将不得不以孙辈自称,管李绅叫爷爷,李绅方才勉强相容。寄人篱下时是侄子,一步升天后就变成了爷爷。辈儿之得够快的了。

  在改变称谓上,还有一个情节让我难忘,那就是《红楼梦》里元妃省亲中元妃与父母相见那一段。元妃省亲的礼仪结束后进入内宅与父母相见。贾政和王夫人两人要先给元妃行礼,要直挺挺地跪下,然后一口一个“贵妃”地叫?,说贵妃怎么好,怎么洪福齐天,不要以我们的身体为念,要专心伺候好皇帝。本来是该叫女儿元春的,如今却要叫“元妃娘娘”;本来是女儿应该跪父母的,如今却要父母跪女儿。这种变化,虽然不是个人的初衷,但却体现了皇权和封建等级制度的威严。父母见了女儿要下跪,要称“贵妃娘娘”,还不是因为女儿嫁给了皇上!成了贵妃,也就不再是女儿──沾了皇上的光,长辈了。这,也算是官陞辈分长的延伸吧。

  称谓的改变,源于地位的改变,而地位的变化皆由官位来决定。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官本位”的厉害。鲁迅的“人一阔,脸就变”,说的就是官本位给人带来的这种变化──当官了,陞官了,贵显了,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当然了,脸色的变化只是心态变化的反映。他心里在想:我当官了、陞官了,终于可以高高在上,做人上之人了。如此一来,如何不给自己长辈分,让别人降辈分!

  细细想来,官陞辈分长,实在是一种悲哀,人格的悲哀!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