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汇智/王 璞

2013-05-1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回想起来,第一次听说汇智出版公司是九年前的往事了。一天,同事陈德锦突然来敲我办公室的门,问我有没有兴趣将近来的散文结集出版。

  “当然有啦!”我不假思索地道。写作人谁不想出书呀,何况那时人在江湖,年年都有出版与学术研究的考核压力。散文著作虽不算学术成绩,好歹也可妆点一下那份要命的年度考核报表啦。

  “那好,有间出版社可以帮你。”德锦面无表情地道。

  那时我与德锦同事已达十二年,并曾合作教过同一门课,但我俩都是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不善交往的人,虽然我对他的人品文章一向景慕,我们的办公室又是紧邻,但关系真可以算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来往”那种。印象中,那是他第一次到我办公室敲门。第一次敲门就送来一隻大馅饼,世上竟有这等好事?所以我半天才反应过来,惊问:“那是间什么出版社?”

  “汇智出版公司。”德锦依然不动声色道,“负责人罗国洪是我浸会同学,他好钟意文学的,搞了好多年文学出版,现在正想搞个香港作家散文系列,你如果有意,可以参加。”

  这就是我在汇智出版的第一本书,散文集《小屋大梦》,于当年─二○○五年出版。

  从此我与汇智出版,确切地说,是与罗国洪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正如当年文学发烧友提起青文书屋就会想到罗志华,如今,人们提起汇智出版就会想到罗国洪。在香港,一间出版社往往只是一个人的顽强坚持,尤其是文学类的出版社,那是商业大潮中的一叶孤舟,要在茫茫商海的惊涛骇浪中冲浪、搏击、求生,真要有少年派那样顽强的意志和大无畏精神才行。不,比少年派更加的英勇卓绝,因为少年派是被置于死地而后生,而文学出版社的出版者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中的艰难险阻,岂一次“奇幻漫游”了得。

  因文字所限,这里我只想简单谈谈我在汇智出版四本书的经过,希望藉此表达我对汇智出版公司、亦即罗国洪先生的敬意于万一。

  如果说,上述《小屋大梦》的出版,还应感激香港艺展局资助的话,我在汇智出版的第二本书《怎样写小说》得以出版,就完全是罗国洪一力鼓动、策划和实施的结果。我虽写作小说多年,对小说鉴赏和写作有些心得,在大学教书时却从未有机会教小说,自然更没想过要出版小说写作方面的书。二○○六年初,正当我为《小屋大梦》的销售情况忐忑不安时,一天,罗国洪突然发来电邮,问我有没有兴趣写一本有关小说写作的书。看到那封信时,我心中的第一反应是惊喜:天吶!简直问到我心窝里去了!事实上,这本书早就在我的心里,但我从未想到能够将它变成一本真正的书。不过激动过后,紧接?我就想到,艺展局刚资助我出版了《小屋大梦》,要他们再资助我出版一本新书几无可能。谁知罗国洪接?便道:这回我们不找艺展局资助了,自己投资来出。

  “啊!亏了怎么办?”我问。

  “亏就亏,”罗国洪道,“我相信这本书对爱好文学的青年有用。你写作时只要尽力把握好这个读者定位就行了。”

  如果说,《怎样写小说》这本书还有一点商业运作的成分、幸运险胜的话,那么我在汇智出版的第三本书《家事》和第四本书《猫部落》,对罗国洪来说,就完全是一种文学敢死队行为了。这种纯文学的长篇小说,别说在香港了,即便是在文学读者群较众的内地,销路也肯定是惨淡的,但罗国洪一听我提出要求,便立即与我签定了显然有利于我、不利于他的出版合约。并一如继往,为出版和发行这两本亏本书稿全力投入。我相信我一定是他最麻烦的作者了,就不提在书籍公关方面的不合作态度了,因那时我已辞职移居内地,给我们之间的沟通带来很大不便,两本书的编排与校改,都只能通过电邮来进行,但罗国洪不厌其烦,一次次徵求我对封面设计和编排的意见,一定要让我满意为止。尤其令我感佩的是他在校改中那种精益求精的态度,简直达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到后来我自己都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他仍一次次来邮提出问题和意见,对书稿的那种认真的劲头,往往令我想起我一位小学老师,她对班上孩子的关爱呵护,胜过了孩子的亲爹亲妈。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在追求自己理想的路途上从不孤独,不断地有像陈德锦、罗国洪这样的好伙伴扶持?我,支持?我,让我搭上他们的小船,乘风破浪,一路前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