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人生/潇 然

2013-05-1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天天跟火打交道,烧砖烧到走火入魔的张彦,眼睛也烧坏了,视力退化得厉害。他仍然不愿放弃,去拜访各地的烧砖师傅,河南、安徽、山东、河北、山西,拿荌s,包车去山林深处拜访,所有人都说没烧过小砖小瓦,肯定都会化的。“我就不信,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憋茠悗l儿的张彦去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找古代烧陶的书籍,仍是毫无所获,“后来真的烧出来一块,总算看到希望。”

  在一批又一批烧坏了的坯子中,张彦终于找到了一块完整的小瓦,很久没有睡过好觉的他,手里捏茈成I沉睡去。“吃饭也不吃,叫也叫不醒,睡也睡不死,妻子时不时过来摸摸有没有气儿,等醒来,发现瓦不见了,又开始茷獢A妻子说搁窗台上呢,我再看,才起来好好吃饭,琢磨怎么烧出来,知道有希望,总会烧出来。”

  失败、总结,再失败、再总结,如此反覆,张彦终于烧出来真正的小瓦,“感觉的是一种喜悦”。过完水晾在阳光下晒干之后,他把小瓦往上抛出扬起来,听哗啦啦跟瓜子儿一样的清脆声音,兴奋之馀,也感嘆成功来得太晚了,“那是二○○二年,折腾了这么多年,可惜老爷子没能看到。”

  后来,张彦又研究营造技术,“用大砖块砌起建筑来,比较容易,小砖会变形,后来明白了工艺的要点,需要水的氧化还原。”这才填补了微型古建筑的空白。

传承

  创新技艺的张彦,打破了传内不传外的规矩,带徒传艺。他选徒弟的标准,第一要喜欢砖雕艺术,第二要能坐得住,耐得了寂寞。

  “我们这里条件不是很好,活儿也很脏,不过喜欢了就不枯燥。徒弟们来自全国各地,有学了两个月就半途走了的,雕得四不像;也有带了七八年的,很认真忘我。喜欢做和被动去做是不一样的。”

  张彦说,过去的“口传心授”,好像很保守,其实不是,“传承本身就是文化,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不知道什么是传承。不称职的师父会把孩子耽误,因为为人的品德直接影响荇{弟,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起生活,都是传承。我跟徒弟们沟通,一比划,孩子们都明白了,磨合得相当默契。他下手教别人,也这么教,这过程最是巧妙。”

  在大机器批量化生产的时代,张彦始终坚持茪滮u作业的生产性保护。“所谓生产性保护,是指做出来的东西可以应用到实际生活中,但并不是粗製滥造,製作的过程,要遵从传统的技法,这才是良性的发展,才能做出来精品。产权保护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保护品质。”

  虽然身处远离京城的郊区,还是有人络绎而来,求购“正根儿”的北京砖雕。“有人已经等了两年,但我们不会因为急蚖搨n就粗製滥造。”张彦介绍,他们也有结合机器的技法创新,譬如用机器来操作简单的雕刻工作,但是出型还是纯手工製作,“传统的东西要传承,关键的是不变味儿。”

  张彦说,效率提高的前提,是保持京派的风格和手法不变。他把北京砖雕定位为艺术商品,不光保留了文化,品质也保留了,“我们不会便宜点去做,也不追逐利润,价格能维持基本的运作就可以了。”现在的张彦,总觉得时间不够,他想趁茞晰还好,多带一些徒弟,把砖雕的文化产业做好。“不光是商品,要把文化做出来。很可能有一天我把砖雕搬上舞台,做舞蹈,这是很大的创意。通过舞台舞蹈的艺术语言,来诠释砖雕的文化。” (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