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猪/陈鲁民

2013-05-1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我在内地大学当教授,看起来西装革履,文质彬彬,但没几个人知道,早年我曾经餵过猪。那是一九七二年,我是个只有一年军龄的新兵,被调进炊事班烧火兼养猪。我很高兴,因为当时部队有个不成文规矩,凡是表现好的、有发展前途的兵,都要到炊事班、农场等艰苦地方锻炼,而且,刚刚学过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饲养员称号的叶洪海的事迹,他就是养猪出的名,受到毛泽东主席十一次接见,荣立一等功,周恩来还点名派他到阿尔巴尼亚等国传授饲料製作技术。

  我餵猪虽没经验,但尽心负责,不怕辛苦,猪长得膘肥体壮,连长还表扬过我几次。但没想到,这时候麻烦来了。有一头母猪哼哼了两天,不怎么吃食,急躁不安,耳朵直立,咬圈栏杆,我还以为牠有病了,就到附近的兽医站去问,人家说,没病,发情了。回来后,我还没来得及带牠去配种,牠就撞断了猪栏里拳头粗的木栏杆,自己跑出去。连里派人找了几天,也没下落,正准备给团后勤处写报告,那头母猪自己回来了。几个月后,母猪生了一窝十二隻小猪仔,奇怪的是,嘴是尖的,背部布满花纹,老班长说,这像野猪,恐怕是与野猪交配的种。这群杂交猪仔,能吃能闹,特别皮实,奔跑跳跃能力特强。我们虽然加高了栏杆,但牠们还是能轻松跳出,好在并不跑远,自己会回来。有经验的老乡告诉我,这种杂交猪养不长,再大一点就会跑到山里不会来了。我们赶忙把这群猪送的送,杀的杀,处理得一隻也不剩。我还记得,杂交猪肉味有点酸,草腥味很重,就这也一点没剩下。

  与我们一山之隔,有个女兵中队,一百多号女兵,只有中队长、司务长是男的。她们大都来自北京、武汉,几乎全是干部子女,那年头,老百姓孩子很少有能当上女兵的。养猪这活自然也是女兵来干,平时餵养倒不难,只要上心就成,但有两件事比较麻烦,一是配种。配种时,怕那些十七八岁的女兵脸皮薄,每次都是司务长拿茪p棍赶茧o情的母猪到外边去配种,后来,女兵们也习惯了,大大方方地带母猪去配种。二是杀猪。过去,都是请兄弟连队战士来帮忙杀猪,挺麻烦的。后来,一个姓杨的炊事班长,性格倔强,身高力壮,就看了几回,居然学会了杀猪,以后,不仅她们自己的猪由她主刀,男兵连和老乡也有请她出手帮忙的。她因此被评为学毛著积极分子,树为军区标兵,还到处去做报告,出席军区党代会,被提为司务长,多年后,在省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位置上退休。

  那时,各个连队都养猪,一方面是为了吃肉,另一方面,猪养得好坏,也是评先进连队的重要指标。一般来说,猪养个年把,长成一百五六十斤,宰杀最划算;再养,虽然也能继续长,但费的饲料多,长肉也慢;养过三年,那肉就很难吃了,嚼不动,煮不烂。团部警通连养了头约克夏公猪,身高体壮,白白胖胖,很喜欢人,连续为连队评先进连队挣分,被戏称“功勋猪”。连里不捨得杀,三年功夫长到五百多斤,在团里都挂了号,后勤处长指示,这头猪不能随便动,要杀得我批准。就这样,这头猪最后足足长到一千馀斤,首长下来视察,兄弟部队来访,都要带来参观。军区《战斗报》还拍了照片,发在报纸上。这下子名声在外了,附近的连队和老乡都来配猪。那时不兴收钱,兄弟连队的带上几十斤饲料,说是给猪补补营养,老乡带的东西咱又不能收,还得管他一顿饭。几年下来,估计方圆几十里的猪都是牠的后代,可谓子孙满堂了。后来,这头猪无疾而终,光猪油就炼了满满一缸,让全连吃了一年。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