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的巷子/肖 飞

2013-05-1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扬州巷子一景/肖 飞摄

  去扬州最爱逛的是老城里的小巷,自古就有“北京胡同扬州巷”之说,独自一人慢步其间,尤其是在细雨如丝的天气里,不带任何杂念地悠游于小巷中,你会油然地品觉出扬州的娴静。著名诗人戴望舒在《雨巷》诗中吟道,“撑?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难道雨中的小巷是专为寂寥的人营造的吗?不是,任何人的心中都会深藏?那份浓浓的小巷情结。

  扬州的老巷依託著名的东西向旧城东关街为基准展开,东面直到当年隋炀帝开凿的古运河。明清时期,古运河的便捷为扬州带来盐业商机,大批商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他们携家带口在扬州求田问舍,沿?古运河兴建大宅庭院,“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这里从此地价见长,一户挨?一户的逼仄的巷子里深藏?一群富可敌国的盐商。他们重门深巷,把城市铺满,每扇门打开都别有一番天地,成就了扬州而今特有的风情。而做?这些富户生意的各类小商小贩们也在这里砌房设舖,他们的住家往往因为地价的原因,巷子更窄,生活的情调也自然更足。

  巷子纵横交错,如同人体的经脉扩散开去。较出名的小巷就有五百多条,这些巷子方整有序,互相联通,它们是有生命的,承载?扬州太多的歷史和风情。小巷是扬州的一部分,没有了这些巷子,扬州城就失去了魅力。而今的扬州人是明智的,他们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几乎捨不得拆去任何一条巷子,就如同医生不会轻易地切断人体内任何一根毛细血管。有人说,“扬州的浪漫,很多是潜藏在那些曲折幽深的小巷子里。”

  每个巷名的背后都有典故和出处。反映明清时衙署痕迹的有运司街、兵马司巷、馆驿前、参府街、县学街;因寺庙祠宇所在而得名的有弥陀巷、三祝庵、观音堂巷、真君巷;因卖食品得名的有牛肉巷、羊肉巷、糖坊巷;自古扬州手工艺发达,依据作坊取名的有蒸笼巷、铁锁巷、打铜巷、皮坊街、糖坊巷、漆货巷、油货巷。有些巷子名称很奇特,如黑婆婆巷、鸡鸭巷、吃吃看巷等,取名五花八门。我比较偏爱具有浓烈民间色彩的小巷,总是和人们的生活起居习惯相关,牢牢地接?地气。如剪刀巷过去是专门打剪刀和卖剪刀的巷子,长长的巷子里尽是做的剪刀生意,只是而今已没有了专门的剪刀铺子,但销售生活日杂品的小店却是随处可见。还有綵衣巷,专为女人量体裁衣,做成的服饰挂在店口,五彩斑斓,十分地好看。有钱人家做衣裳都是专门的裁缝,店面的装饰自然更加考究。“扬州自古出美女”,想像当年无数的美女不约而同地来到綵衣巷,一个个花姿招展,是多么靓丽的风景。现在的綵衣巷还算名副其实,依然开有不少裁缝店和买服装的舖子,店主们做?小本生意,固执地延续?小巷的歷史。

  扬州的巷子和瘦西湖一样,“瘦”得别有风韵。巷子大多用石板铺成,也有用小青砖一块块砌成。由于年代久远,石板被踩得油光,青砖已生满苔藓。每户的院子里通常会有天井,抬眼可看到一片天空,周围都是别人家的山墙和屋顶,山墙密密地散布?用于固定墙体的铁钉,鱼鳞般的灰瓦像是非洲少女的髮辫整齐地排列。这些老屋都是木结构,并不太隔音,脚步稍重点,屋子都有动感,这养成了他们动作安静的习惯。许多巷子无法容得下两人并行,即便是再好的阳光也难以穿透进小巷的窗棂。行走在巷里的人已经习惯了谦让,迎面走来,往往都会侧身让对方先过。有的巷子稍宽,居民出去办事,会骑上单车,一路铃声,顺?巷子传出很远。还会有候客的脚踏黄包车,车主漫不经心地坐在车上等待?出门的住户和在巷子里已经走累了的看客,黄包车已成为小巷最离不开的交通工具。巷子窄且长,巷子连?巷子,有时看似已经到头,可走近却大有玄机。有时看似四处连通,可三转四折之后却是死胡同。扬州有民谣:“扬州城,巷子深,户对户,门对门,门里门外一家人。清晨开门问个早,小巷虽窄不碍人,来往行人礼三分。”巷子里不时会看到杂货店、烧饼油条店、鞋匠舖等,为里面的居民提供?便捷的生活。走近深巷,看树,看木瓦结构的老屋,看平静如水的生活,你才会真切地体会到扬州人那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宁静与祥和。

  我漫步这些巷子,从上午直到傍晚,竟捨不得省掉任何一条我未曾走过的街巷,它们都各有个性,最怕忽略掉那些深藏于巷子中的一座座承载?扬州歷史的钟鸣之家或是鸿儒之舍。我在弥陀巷、驼岭巷里找寻到了“扬州八怪”中的罗聘、金农故居。著名作家朱自清的故居在安乐巷二十七号,为晚清所建。巷子太深,只能坐黄包车才容易找到,凭嘴问路,是要多费不少脚力的。东圈门是条悠长的巷子,这里除了有老字号店舖外,还集中了逸圃、汪氏小苑,以及较早创办的广陵书院、安定书院,著名的古典园林个园也在这条街上。汪氏小苑是今存扬州大住宅中最为完整的清末民初盐商住宅之一,小苑玲珑多姿,曲折多变,规整而中庸。再往北走不远,就是江上青烈士故居。故居位于东圈门十六号,没有门牌,也没有匾额,门紧锁?。江泽民年轻时就生活在这里,江上青作为其叔父也是养父,让这位原国家主席在这条巷子里饱读诗书,受到了很好的文化薰陶。小巷低调而沉稳,但可千万不可小看了巷子中的人家,也许在门口穿?布鞋闲躺?听扬州评书的,正是一位古玩的行家或盐商后裔也未可知。

  扬州曾经的繁华无可匹敌,后来水路式微,中落了。但扬州人荣衰不惊,一如既往地过?悠闲自在的生活,这大约和他们的平常巷陌文化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