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两诗人/马斗全

2013-05-1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李汝伦先生逝世三周年之时,雷抒雁先生也去了。默向南北遥为致悼之馀,自然忆起同这二位著名诗人的河西之游,以及那次关于新旧诗的一次对话。

  一九九五年的兰州诗会,实为全国诗刊编辑联席会议,应是新诗和旧体诗诗人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同席共谋振兴中国诗坛,这要感谢会议策划和组织者甘肃省文联主席杨文林。新诗诗人有雷抒雁、李小雨、查干和评论家张同吾等十多人,旧体诗诗人是我和李汝伦、王澍、王长顺几个。雷抒雁为《诗刊》副主编,其时新调任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汝伦为《当代诗词》主编,我忝任山西《难老泉声》主编。我和李汝伦住一室,那天下午雷抒雁来我们这里聊谈。雷抒雁热情而健谈,对诗词界情况很是关心,三人谈得很投机。我送他新近出版的两期《难老泉声》,他即认真翻看起来,而停止或竟是忘了在与我们谈话,可见其认真与投入。他翻读了多首诗词后,说我们刊物办得挺好,对其中揭露和鞭挞丑恶、腐败的诗尤表赞许,因之有了关于新旧诗的一段对话。雷抒雁对我说:这样的诗(指说真话抒真情的讽刺诗),你们刊物发了没事,我们刊物就不能发。并进一步解释说,一是因为他们的刊物有人盯?,二是因为诗词含蓄隐晦,不易读懂,发了不会有事。我不能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没有同他争论。因为当时不过是闲聊,并非认真的讨论与交流,还因为是初次见面。桌上有当地一位年轻诗人赠送的一本新诗集,雷抒雁好像尚未看到,就又翻看起来。看他看得很认真,我说,语言虽浅显明白,但却看不明白作者究竟在表达什么。雷抒雁正随便翻到一首,在皱眉凝思,似乎也看不懂。大概因为刚说过新诗好懂旧体诗不好懂的话,或是堂堂大诗人竟然读不懂一首白话诗,有些说不过去,雷抒雁一直低?头在研读、探究。过了好一阵子,他说终于琢磨出来了,这首诗原来是在描写性交。我和李汝伦都大感惊奇,凑在雷抒雁两边,听他为我们逐句演绎解释那首诗。他的分析虽不无道理,但我和李汝伦还是没能弄明白那首诗。我俩都贊同雷抒雁对那位诗人的批评。演绎解释过那首诗后,李汝伦问雷抒雁这算不算你们所说的“朦胧诗”,雷抒雁苦笑?说他也说不上来,而对这些年流行于新诗界的“朦胧诗”大发感慨,说如果朦胧到让人读不懂,便失去了诗的意义。

  会后我们组成各地诗人河西采风团,李汝伦为团长,雷抒雁为副团长,同游河西走廊。河西走廊之游,诸人皆甚乐,收穫亦丰,我得诗数几十首。

  河西之游时,李汝伦岁数还不算大身体很好,雷抒雁五十多岁正当年。李汝伦为诗词界公认的大名家,雷抒雁在新诗界也是屈指可数的名诗人,两人如今均已作古,自然是当代诗坛的大损失。翻看我们三人当时合照,惘惘而更多感。新诗与旧体,似百花园中同一种类的两种花卉,应该竞相绽放,各现奇葩。新诗的繁华兴盛时代已经过去,旧体诗词解禁后的欢欣与热闹也行将过去,接下来需要认真对待的,是沉稳冷静里,有好诗人继起,切实出现一些可以传世的好诗、名作。可惜面对一世浮躁,这已成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也正是令人特别怀念李汝伦、雷抒雁这等诗人的原因。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