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摆脱“劣质化”/流 沙

2013-05-1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我对“好质量”的最直观感受,就是小时候穿过用过的上海产的“的确良”衬衫、卡其布中山装、永久牌自行车、上海牌收音机……整整过了三十年,箱底的衬衫、中山装仍旧挺刮,自行车还可以骑,收音机能收台。

  什么叫“经久耐用”?这些产品就是。

  前几年我开一辆生产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二手化油器桑塔纳,当时里程是五十馀万公里,它又陪伴我几乎跑遍整个华东地区,从来没有趴过窝,又开了将近二十万公里。直到杭州限制黄标车进城区,我才恋恋不捨将它淘汰掉。

  这真是一辆“神车”。好质量,经得起时间的验证。

  我现在开合资品牌的中级车,但仍然怀念那辆桑塔纳的皮实、省油和好质量。但我那车子的4S店里的一位技术主管却不认同,他说当年一辆桑塔纳,需要十五六万元,驾乘者不是领导就是厂长经理,当时平均月工资才二三百元的普通市民根本买不起。我是将信将疑,回家找家里那辆桑塔纳的车辆登记资料,发现税后价需要十六馀万元。一九九一年的十六万相当于现在的多少钱?我的天,当年这钱简直就是一天文数字?如果按照货币贬值程度来换算,当年购一辆桑塔纳,几乎等同于现在购一辆进口的奔驰、宝马车,当然可以得到让人放心的好质量。

  我就被这位技术主管说服了。因为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年母亲养一头猪,可以卖七八十元,结果有一年被父亲拿了去,到杭州买了台收音机,结果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现在一头猪至少可以卖到一千二百元以上,一千二百元的收音机,那质量肯定是顶哌哌的。

  如此说来,大家对于“产品劣质化”的印象就是一个悖论了,或者说,产品的质量,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基本没有变化,“市场价值”决定“市场价格”的客观规律也没有被破坏,市场上的好产品仍然大量存在,只不过你要像二三十年前,拿出足够多的钱去购买。

  譬如当年我家买第一辆自行车,花费了一百五十元,那是父亲半年劳作的积蓄,第一台西湖牌黑白电视机,需要四百七十八元,是两个姐姐半年在针织厂打工的收入……但我这么一想,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老百姓想用上好质量的产品,需要像几十年前那样拿出大部分的钱,那么这三十年,我们这个社会不就等于没有发展吗?

  前段时间,一位网友无意间晒出了一张图,结果图中的“床单”爆红网络,这种产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质量上乘的棉质床单,行销内地,广受好评。这张图带来了一种感慨的情绪,认为这个社会出现了“製造劣质化”现象。

  事实上,在科技日新月异,製造技术突飞勐进的时代,市场上并不缺乏优质的产品,如果你有足够多的钱,自然有更多的选择。但问题在于,我们的收入从数字上看是涨上去了,但实际购买力却不强。打个比方,三十年前的一百元可以从杭州乘火车到北京,现在的一百元只能乘到苏州,而苏州到北京的那段路,需要重新购买。这就是实际购买力的残酷所在。

  而如果你想用一百元乘车到北京,你就无法选择火车,只能用自行车或者步行,这样的出行自然没有乐趣和品质可言。

  这就是“劣质化”的根源,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市场。只有当居民口袋中的钱,具有超强的购买力,居民有足够的能力选择更好的产品时,那些伪劣产品才会淡出市场,商人们也才愿意製造出质量好的产品。而你现在想用一百五十元钱,购买一辆三十年前那样经久耐用的永久牌自行车,你让厂商怎样活?厂商要活下去,只能给你一辆塑料材质的儿童玩具车。

  “慾望”、“需求”是驱动市场最本源的力量,科技、製造技术的确可以降低成本,生产出质量好的产品,让人们享受“价廉物美”,但这属于宏观战略方面的问题,而对于我们老百姓而言,要让一个国家摆脱“製造劣质化”,成为“製造强国”,最好能从实际购买力方面想想办法,不要简单地涨工资,而是把实际购买力涨上去,当我们的钱,让我们有了足够底气,可以拒绝低价的劣质产品,选择优质产品时,“劣质化”终将失去市场,“製造强国”一定会到来。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