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陈志宏

2013-05-1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雨润春尘,天净空。经雨洗过的江南,天蓝得透亮,地绿得失真,天地之间泛?蓝绿的光,亮逼人眼。人们的心肺畅快地舒张,胸襟豁然阔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像伸头探脑的嫩芽,有股勐烈的往外迸发的劲儿。

  春风润朗起来,由硬而软,丝丝地拂人面,挠痒痒似的,让人感觉酥麻,满是享受。春发水暖,大地之水流润泽起来,由冷变暖,引得喜鹊枝头闹,鸭子湖里叫,闹醒了枝叶,叫暖了水。江南春像一位刚睡醒的少女,揉一揉惺忪的双眼,伸一伸慵懒的筋骨,于镜前梳妆打扮,扮出一个惊艷美人来。青碧的大地绿的绿,红的红,粉的粉,蓝的蓝,色彩斑斓,像有一盒五彩的颜料,经由大自然的神奇画师之手,喷绘出一个生命復苏的旺盛景象。枯树穿新衣,荒野戴新帽,各色花儿草儿,欣欣然,勃勃然,积攒了一冬的劲,瞬间爆发出来。

  雨由细丝变成粗线,由雾状升腾为豆大粒型的时候,江南便迎来仲春。仲春时节雨,落得大气奢华,“倾盆而下”,“瓢泼大雨”之类的词,最初定是江南才子为此量身定製的吧。

  春雨密而勤,大水顺势而涨,不知不觉间,江南进入梅雨期。黄梅天,山川浸在水中,河池泡在水里,滋滋地劲展生命的能量和自然的伟力。江南人家的屋里,发?霉,味儿重,气也不顺,像是连春日好心情也一起霉掉了,抑郁,烦躁,焦灼,不爽得很。夜游的猫也来凑热闹,雨檐下声声哀鸣,是对孤独的悲嘆,亦为对雨天的悲诉吧。

  新生的植物,望水而欢。不怕暂涝成灾,我自欢心我自在,仰天长啸,风姿翩然。春燕与鸭嬉水,任风雨无度,牠们乐在其中。最美的要数水草了,见水而长,逐水而乐,随波漂摇,摇出清亮水声,那是它们落在春天里的笑。

  梅雨一收,江南春深春且尽。

  风里像是有万千燥热的粒子,打在人身上,击出涔涔汗珠来。江南人晒收了厚厚的冬衣被,翻箱倒柜,寻短衣薄裤清凉裙,轻装迎夏来。

  花信顺风传,清香依风飘。沖天香阵透江南,水岸街角处处花。香馥润肺清心,随风点点透散开来,飘在江南人的身上,落在人们心里。南梁诗人丘迟在《与陈伯之书》写道:“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白乐天诗曰:“人间四月芳菲尽。”而江南四月,芳菲依旧盛,徐志摩和林徽因谓之的“人间四月天”,是花的海洋。

  报春桃花已谢去,一粒粒青嫩的桃儿点缀在枝头,像一块块润玉。香得人发晕的泡桐花,大朵大朵,散?精灵般的紫光;素白的广玉兰,千金小姐般的高贵,华美香浓;无味的山茶花,红得耀眼,白得素洁,于无声处透?苍凉;还有那细而黄的枣花,小喇叭似的柿花,以及各色有名无名的小花,招蜂引蝶,将江南春之声“圆舞曲”,推至高潮。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