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疮疤:防盗窗/马国福

2013-05-1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这是一个处处设防的时代。“防”,堵死了我们通往蓝天、清风、白云的视窗。当我们对远方的一位明星绯闻津津乐道大谈特谈时,说不定我们孤独的隔壁邻居因为病痛躺在床上而不停呻吟,无人理会。防盗门、防盗窗的出现,让我们永远不知道对门有多远,孤独有多痛。

  金属的组合,貌似给我们暂时的安全感。而金属的侵入,也慢慢分割茪H与人之间的信任,人与自然的亲近,自我与世界的和融。我始终认为我们所处的人文环境造就了我们的道德世界。防盗窗从城市蔓延到乡村,从繁华地带延伸到偏远巷陌,看上去这似乎是对现代文明的一种嘲讽。现代文明的内在,要求我们在享受高度的科技、文化、物质成果时,以自觉的人文精神维繫人与世界的文明秩序,而密集的防盗窗出现在城市上空,以无可雄辩的事实告诉我们,我们内心的戒备和孤独有多么的巨大。

  防盗窗成为城市的一个个金属外囊的脓包。每到一个陌生的小区或者楼市,我都会特意观察是否有防盗窗的存在。当然没有防盗窗的小区并不意味茪H与人间的信任和情感有多么的和谐,这只是从外观宣告了这个楼宇的物业借助高密度和全方位的安防设施,形式上消减和消除人们的不安全感和孤独感。我曾经在一幢高达二十多层的楼房上看到居住在十几层的人家还密密麻麻安装了防盗窗。如果一个小区楼下的人安装了防盗窗,势必会影响或带动楼上的人家安装防盗窗,这种心理是会传染的。如果楼下的人安装了防盗窗,中间的人家没有安装防盗窗,再一层的人家装了防盗窗,我对中间的人家格外敬佩,我很自我地认为,这样的人家有一种人文精神,有自然情怀,我会对这样的人家产生莫名的亲近感和好感。

  在城市,防盗窗业已成为一道金属名片,只是这名片不再是情感的纽带和沟通的桥樑,而是人文精神的栅栏。它以金属的冰冷品质、尖锐属性和意志替代人们内心的不安和忧虑。如果月光有感知功能,它最先会对这冰冷的栅栏望而却步,以忐忑和恐惧打消一次诗意的约会。如果清风有握手的冲动,它的美丽手指会在防盗窗面前改变方向。如果草木芬芳有人文情怀,它势必会因为一道道防盗窗森严肃穆的表情而黯然伤怀,熄灭友善串门的浪漫情思。如果鸟雀有和善仁爱之念,当牠们轻巧的脚趾准备栖息在一家安了防盗窗的阳台,预报春天的消息和天籁的欢唱时,牠们会不会潸然泪下,为人类自以为是画地为牢的精明而摇头嘆息?

  我居住的这个小区物业管理很一般,时有盗窃行为发生。我居住的楼是多层,共有五层,我家在三层,我是我们这个单元仅有的两家不装防盗窗的人。有的人出于友情提醒,多次劝说我安装防盗窗,我都不为所动,他们不知道,我的内心所需仅是一份与自然为友,和草木结亲,交鸟雀昆虫为朋的一份情怀。防盗窗不会改变我内心的空间,它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形式安慰。和我家关系处得像朋友亲戚一样的五六家邻居,没有一家安装有防盗窗。说真的,我真把防盗窗当做了城市的疮疤。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