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地震满月重建路漫漫

  图: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派出心理援助专家和专业心理援助志愿者,对芦山县上千名受灾群众进行心理援助和辅导,振奋他们重建的信心。图为孩子们在和心理援助志愿者老师做心理游戏/新华社

  在“4.20”芦山地震满月之际,中共四川省委十届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推进芦山地震灾区科学重建跨越发展加快建设幸福美丽新家园的决定》。全会要求,抗震救灾工作转入过渡安置和恢復重建阶段,要通过3年努力,基本完成重建规划任务,使灾区经济社会发展超过震前水平。雅安市据此提出了力争“三年基本完成、五年整体跨越、七年同步小康”的重建目标。但对于灾区民众而言,重建之路还很遥远而漫长。/本报记者向芸、甘球

  芦山县芦阳镇进城口的大街上,曾聚集了芦山、天全、邛崃、内江、雅安、山西、浙江等地的200馀户企业,经营四川乌木原材料、乌木根雕工艺品等。这里是全国最大的乌木根雕交易市场──“根雕艺术一条街”,全国90%的乌木根雕都来自这条街。

  芦山的根雕工艺源远流长,名人郭沫若曾题诗赞誉:“西蜀由来多名工,芦山僻地竞尔雄”。2012年芦山根雕业的产值达到10亿元,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形成了全国乌木根雕的最大市场。地震发生前的今年3月,芦山被正式授予“中国乌木根雕艺术之都”的称号。

  20多年聚拢起来的市场活气,一夜之间被那场灾难突如其来震散了。当记者重新来到这条街,只见到“中国乌木根雕艺术节”的红灯笼还挂在沿街的灯桿上,路边的仿古建筑多有裂缝,灰色屋瓦碎落一地。昔日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多数店舖门户紧闭,只有少数几家店面开门。

  根雕产业损失逾2亿

  刘大忠父子经营的大自然乌木馆就在这条街上,是创建最早的一家根雕作坊,迄今已发展成佔地9600平方米,拥有加工车间12个,店舖200平方米,固定资产2800万元,在厂职工86人的根雕厂。地震中刘大忠的根雕厂损失惨重,“店舖毁了,加工车间倒了,许多机具、线路和根雕艺术品也遭破坏。”作为芦山县根雕协会党委书记的刘大忠,震后估算了全县根雕产业的损失,“至少在2亿元以上,仅大自然乌木馆的损失就上千万。”

  刘大忠说,地震后的第一笔生意是一个湖南商人4月22日打电话买走的一批根雕艺术品,交易额是4万元;截止5月17日,震后近一个月的时间,大自然乌木馆的交易额只有不到90万元。“地震之前,一个月的交易额可以达到200万元。”

  由于政府的重建规划还未出台,刘大忠不敢有“大动作”,甚至不敢动工拆掉已经毁坏的厂房。现在只有20多个员工回来上班,做一些简单打磨和销售的工作。从外地新购的两台生产机械,也暂时先摆在厂房附近的空地上,慢慢再说。

  冀盼能尽快恢復生产

  採访期间,刘大忠的电话不时响起。他说,这是一些商家预定产品,也有一些志愿者要离开芦山了,想带点纪念品。

  大自然乌木馆享誉良久,有老客户定期光临,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对于“根雕一条街”上其他从事根雕产业的小商户来说,所受到的打击已足以致命。

  刘大忠告诉记者,那些小商家都是“前店后坊”的经营模式,如今“没有地方生产,没有地方摆放原材料,也没有地方卖根雕,很多小企业都要面临破产了。”

  刘大忠聚集根雕协会的会员,想商量出一个可以帮得到同业的方案。例如,政府可以在“根雕一条街”旁边的田坝上专门开闢一块地,作为根雕厂家恢復生产经营的临时之地,以平常同样的租金租给厂家,等重建规划出台后再慢慢撤离。“这样至少可以将厂家的损失降到最低,并以最快的速度恢復生产。”

  但是刘大忠没把这个建议报上去,有位领导劝他不要慌。

  然而,一些等不及的当地厂家已经开始将企业转移到天全、荥经和成都温江等地。“现在大家心里都没底,不知道重建规划是什么样,又无法生产经营,所以才会有人转移。”刘大忠无奈地说。

  雅安市委常委、总工会主席徐其斌表示,目前政府的工作重点是过渡安置居民,产业规划还未出来,现在不鼓励老百姓和商家自己规划,但鼓励企业能够先进行自救。

  安居与乐业一併规划

  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表示,地震后一周,国家住建部统筹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便已开始“一桿插到底”的重建规划,从总体规划到乡镇规划,预计6月中旬完成。

  顾林生认为,汶川地震灾后重建的一个教训是,很多灾区民众只得到了“安居”,但未能“乐业”。“房屋修得很漂亮,但老百姓找不到活干。现在或许应该提出‘乐业安居’,农村重建要将安全的农居建设与农村庭院经济发展结合起来,在重建过程中培养社区或村庄‘领头人’,将外来资源和当地资源结合起来,在重视硬件恢復的同时把人的培养、经济发展同时重视起来,使一个新村实现“开放性的循环经济”。

  顾林生建议,在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中“毕业”的汶川、北川、都江堰、什邡等地,用其成功的重建经验帮助芦山震区重建,形成灾后重建和防灾减灾理念的可持续发展;同时,汶川等地还能在帮助芦山重建的过程中总结反思,形成更好的理念和经验,“精神和经验的传承,这是非常宝贵的。”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