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拉布借题发挥终告失败

  图:曾钰成根据基本法第七十二条(一),行使“主持会议”的权力及立法会议事常规,终止了新一年度财政预算案的拉布辩论

  日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根据基本法第七十二条(一),行使“主持会议”的权力及立法会议事常规第九十二条:“立法会所需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会主席决定”,终止了由人民力量黄毓民、陈伟业、陈志全及社民连梁国雄,就新一年度财政预算案的拉布辩论。相信财政预算案将于日内获得立法会通过。

  近月,就财政预算案的争辩,无论是拉布,或是剪布均被坊间骂至灰头土脸。无庸置疑的是,今次拉布四丑在道德高地上,失去了去年拉布战的光环。去年的拉布是由于五区总辞,衍生的《立法会议席出缺安排议案》讨论;这个单一议题,目标清晰,较容易吸引群众目光。

  相反,是次就财政预算案的拉布,四丑明显是借题发挥,欲以财政预算案的“拦路虎”姿态,逼使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或全民派发一万港元。由于市民对上述有点措手不及,四丑要藉相关议题,引起大规模群众运动,显然是力度不足;但在现行香港独有的立法会比例代表制选举下,四丑只要取得数个百分点的极端选民支持,便可以争取连任。所以,即使是次拉布理据牵强,对四丑来说已经是稳赚不赔。

  至于,曾钰成最后剪布,的确亦是一个困难的决定。曾钰成虽然有基本法七十二条第(一)款及议事常规第九十二条作剪布的法理基础,但核心的问题并不是在于“拉”或“剪”之上,而是香港的“行政主导”政府架构。根据基本法第七十四条:立法会议员根据本法规定并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开支或政治体制或政府运作者,可由立法会议员个别或联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须得到行政长官的书面同意。

  在这个大前提下,香港九成半以上的议案,均是由政府提出;议员们成了足球场上的“龙门”。例如,根据基本法第七十三条(二)议员们只可以就政府的提案,审核、通过财政预算;而没有参与制定或建议的权力。为了制衡行政主导,拉布便成了扭曲的行政立法“Check and Balance”方式。若然曾钰成完全不容许议员拉布,日后万一真的碰上一些“恶啃”议案,立法会便会无招架之力。

  所以,反对派无论拉布或剪布,均表示“反对”。正正是因为他们除了“反对”以外,在议事堂内实在没啥可以做。要根治拉布这个乱象,可行的方法,就是在逐步迈向普选的过程中,修正行政主导的方式,让议员们有机会提出不同议案,及承担相应的政治责任。若真如此,四丑们还敢轻言拉布么?

  叶振东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