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戴耀廷邀外力干政损港利益──驳“佔中”系列之二/耿介之

  图:“佔中”运动被指幕后受美英政治势力操控。图为美国驻港总领事杨甦棣上周再一次发表干预香港内政的言论

  戴耀廷早前宣称,将成立一个“国际专家委员会”来审定香港的普选方案“是否符合国际标准”。如此举动,只能用荒谬来形容,为何香港的政改方案需要由外国的“专家”来决定?难道香港人自己决定不了自己的事?如果戴氏的做法付诸实行,将是赤裸裸地“引外力以干预香港内政”。如果戴氏还有起码的政治常识的话,应当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这种荒诞的“卖港”行为。

  戴耀廷早前宣称,“佔领中环”运动将提交一个普选方案。而在提交之前,将成立一个国际宪法学及政治学者组成的“国际专家委员会”,由委员会来审定香港的普选方案“是否符合国际标准”。戴氏如此举动,只能用“荒谬”来形容。先不论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普选“国际标准”,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为何香港的政改方案需要由外国的“专家”来决定?难道香港人自己决定不了自己的事?如果戴氏的做法付诸实行,将是赤裸裸地“引外力以干预香港内政”。如果戴氏还有起码的政治常识的话,应当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这种疯狂的“卖港”行为。

  “国际专家”竟可凌驾基本法

  根据戴耀廷早前的在报章的撰文,详列“佔领中环”的“四部曲”。按他所言,在第二个“商讨日”后将正式启动普选方案的工作,“佔中”运动的负责人,“会组织一个由宪法学和政治学的国际专家组成的专家委会,审议各方案看是否符合国际标准,若能符合国际标准,方案就可以提交第三个‘商讨日’商讨。”言下之意,就算香港市民已经有政改方案的内部共识,也不能作得准,而是要得到外国专家的首肯方能付诸实际。如此行为,大概已离丧失基本政治道德相去不远。

  第一,香港人不能决定自己的事?归根结底,普选是香港市民自己的事,如何落实、以何种方式达至目标,都是香港内部之事。如此简单的事实,连三岁小孩都懂得,但对戴氏来说却可以无视甚至鄙视。若按他的想法,“国际专家委员会”将成为一个拥有无上权力的机构,可以凌驾所有机构与人士,也可以完全不理会《基本法》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制性决定文件,可以任凭自己的政治偏见去决定香港的普选方案“是否符合标准”。如果这种做法最终落实,香港还是香港人的香港?戴氏如此媚尚“国际标准”,甚至连香港的“自由权”也要拱手相让予外国“专家”,这和反对派口中的“出卖香港”有何实质区别?反对派不是整天呼喊反对“香港被规划”吗?戴氏这种行为不正正是将香港的政改规划交由外国人手中、任由外国人规划香港的未来?何其荒谬!

  “国际专家”边缘化香港民意

  第二,“国际专家委员会”何来授权“审定”香港普选方案?戴氏所推行的“佔领中环”运动,其根本目的是要绕开《基本法》与人大常委会决定去另设普选标准。这种做法本身,不仅违反了香港当前的宪政安排,更与香港市民的务实理念相去十万八千里。戴氏无视这种宪制规定,另外找来外国人来为自己帮腔,但这个所谓的“专家委员会”根本没有任何民意授权,它既不是香港市民选出来的,也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的,更不是特首委派的,根本没有任何权力去“审订”香港市民的方案是否符合标准。更何况,这批专家到底是什么身份仍是一个谜,它有何权力去左右香港的民意?

  众所周知,政治学从来都没有一套所谓的“国际标准”,不同的政治学者都有自己的政治见解,尽管某些学者拥有国际知名度,或者在顶尖的国际学府任教,但这不代表他的政治见解放之四海皆准。更何况,这些学者又有多少人了解香港的情况,有多人知道《基本法》?找这么一批人去决定香港的未来,无异于缘木求鱼。其实不用猜已能知道,届时这个“委员会”必将以英美的标准去否定香港市民的普选方案,而或许这正正是戴氏所希望见到的结果。

  强迫市民接受“国际标准”

  第三,何来普选“国际标准”?按戴氏构想,“国际专家委员会”将审定香港的普选方案是否符合“国际标准”。但实际上,当前的世界选举模式从来都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有的只是各个地区按自己的情况与人民的意愿选择自己的普选道路。早前有评论就指出,联合国日内瓦“人权中心”出版的《选举与人权──选举的法律、技术、人权手册》中,尽管列出了诸多与普选有关的具体条件与细则,但它在一开始就开宗明义地指出:“世界上没有一个唯一的政治体制或者说选举方式是适用于所有人群和国家”。这已经清楚地道明,“国际标准”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标准”之说不过是西方意识形态以自己的模式去製造出来的一套伪善政治理论。戴氏要请“国际专家”来审定香港的普选方案,等于是强迫香港市民去接受一个从未见过的制度,其结果会如何?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国际标准”,它应当是“符合实际情况、尊重人民意愿”,而不是由少数人去垄断普选的话语权。

  戴耀廷不过是一名拥有硕士学歷的法律系副教授,按当今的国际学术标准,没有博士学位根本不配拥有“副教授”的头衔。一个连自己都不符“国际标准”的人,却要强迫他人去接受“国际标准”,而这个标准更是子虚乌有之事,岂不是荒唐得很?更为离谱的是,他不顾政治道德,为求满足自己的政治欲望,引外力以干预香港内政,这种做法尽管披上了美丽的民主光环,但注定会被市民唾弃。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